安眠

老号,偶尔上,不更新了
底线是亲友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极短】单向选择

日更勉强维持中!今天是阳炎pa!

写给我毒药九木的,她超可爱!@水消失在水中 

看到很多人写的都是伸位安和ene位雷之后准备过来推一波官配(。

konoha位安xene雷注意

黑化情节、私设皆有

是糖,虽然前面看起来就很像是刀子的开头但是真的是颗糖(因为九木执意想要糖)

也是给九木的图写的预告,昨天扩列到现在认识一天啦,爱你♡

感谢墨鸠爹@墨鸠 帮我抓虫试阅!

正文↓↓↓↓





雷狮换过很多任主人,虽然这么说起来很奇怪,但是如果想想雷狮的身份是一个不知名的软件衍生出来的小型系统之后,也许便能理解一点。

不同于千篇一律没有心的机器人,雷狮大概是比这要高好几层次的存在。他选择自己的主人,选择待的地方,意为心脏的电流在不成实体的身躯里真实流淌。

安迷修是他现任主人的名字,一个没有以前记忆的人。醒来的时候对着手机里的雷狮懵然的歪了歪头,雷狮说安迷修你醒一醒,睡傻了吗?安迷修就张了张口,困惑不安的问了句你是谁呢?

安迷修对这个世界是完全陌生而抗拒的,和雷狮前几任的宅男主人一样因为害怕接触和交流躲进了龟壳。不过由于安迷修的特殊原因,雷狮倒是没有过多抱怨什么。

和安迷修解释自己的存在和合理性花了雷狮不少功夫,在空调稍微有点刺耳的嗡动声里安迷修青葱色的眸子默默注视着趴在某个软件上的雷狮,然后在确定雷狮发觉了自己的视线之后安迷修轻声问他。

「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雷狮沉默了,他的手似乎是抵上了那边的屏幕界限化为蓝色的数码光晕,安迷修看着雷狮黯淡了紫色灯火的眼睛里不知是数据代码还是电流的飞速而过的烁闪,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

「很远的地方。」他笑了,原本杂音很重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无比清晰的感觉就如同电流直接窜过身体,雷狮像是被玫瑰花刺掐住的濒死的夜莺发出最后一声尾末的叹息,在令人窒息的深水里吐出的最后一口空气。

「是我找到你了,安迷修。」



雷狮直到现在都不想再去回忆那噩梦一般的一天,一旦想起就又像是自己好不容易构建起的那个世界又重新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身有天生性心脏病的自己,和另外一个勉强靠药物过活的安迷修,究竟哪个才更悲惨。

是梦中虚妄或者心底扎根恐惧害怕,在雷狮的面前安迷修的心脏频率停止了它的波折游荡,化为一条直线平行直至能显示的所有尽头。他就如此眼睁睁的看着安迷修在他面前去往死亡,没有多大的变化与胡乱挣扎,就是那样平淡的和世界上千千万万人一样的死亡。

可是雷狮觉得一定是哪里不对的,安迷修不应该就这么死了啊,在一张病号床上连手臂皮肤下青色血管插着的针头都还没拔。他和安迷修都是医院的常客,如果按照以前的规律来走,安迷修现在应该要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和他抱怨有多痛,然后在护士和医生们不在的床边偷偷亲上一个浅辄的吻。

那个安迷修会舔舐他的虎牙,那个他会恶劣的咬破安迷修的唇角,最后在充溢着彼此气息的吐纳下交缠在一起的舌尖碰在一起时终止。

就是那样一个笨拙的吻。

然后「蛇的神明」出现了,它在失去焦距的紫色眸子面前诱惑他为了救安迷修失去躯体。像是诱惑亚当和夏娃吃下禁果的蛇一样微微吐出带毒的信子,而偏偏雷狮又愿意把这毒藏下来,吃进去,乃至万劫不复痛不欲生。

蛇骗了他。

在八月十五阳炎眩乱中死去的安迷修成为了两个人,而蛇笑着说你选吧,选其中一个。

「为什么会有两个人?」失去了躯体的少年发出的悲鸣,在电流的杂喧中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嘶哑声音。

「七魂六魄,各司一半。」蛇微笑着睁开赤色的眼瞳:「如果是你的话,便选择其一如何?」



单项选择。

你会选一个有记忆爱着你的,却已经失去身为安迷修那份自觉和温柔的恶面安迷修,还是选一个没有记忆对你没有任何感情的,保存着安迷修意识和温柔的善面安迷修?

爱多好啊,没有那份喜欢的话,自己还剩下什么呢?

失去躯体的少年做出了选择。

「可是就算这样,我还是会选择安迷修喔。」

「因为另外一个已经不是安迷修了,只是一个爱我的陌生人吧。」

将黑色的安迷修推进无尽的蛇群,目睹着自己的爱坠进深渊,在手机里向醒来的安迷修发出音量开到五格的不要再睡这么沉了之类的声音。

最后雷狮在安迷修的屏幕里轻声开口,他的声音穿过千万电流与交错网线,他的眸睫于次元的另外一端笑得满目星光坠火,虚幻光影为之遁形。

「是我找到你了,安迷修。」


我会让你再次喜欢起来,会让你一点点记起来,会让你对我说出令人害羞的话语和我回来了。

最后,你还欠我一个吻。

END


九木——————

粮————————

评论(1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