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柒い

自斟自酌。
cn十柒=十七


主凹凸进行,过激安雷推。雷所有雷左以及安哥相关基本只吃安雷,逆拆的最好慎fo我我很反感对家的。安雷以外多混邪的都能吃。

一人之下,也青不逆拆。

雷厨安吹,热爱短打,并没有什么出产。

大本命是日日树涉。

三木☆九木,她们是最好的

亲友至上无原则主义者。

【也青知乎体】身边有对虐狗的情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

含有安雷因素。强行为安雷添砖加瓦,建设也青。

青青生日快乐。我没赶上。今天安雷过年。


写给她的 @水消失在水中 开开心心!





7362条评论 111517个赞


答主:谢邀。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邀来,但是对于这个题目确实是深有体会了。秀恩爱的大成就是在他们秀的时候毫无自知,甚至闪瞎旁边我等一众狗眼。


为了保护隐私,我打个码,我是某大学音乐系大二生,我闺蜜是同大学美术系大二生。我们学校出了很多神人,其中就包括我要讲的Y和Q这对。



Y君据说是个大集团的少爷吧,但是他行事超级低调,本人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而Q则是一个骚撩萌贱集合一体的辫子少年,素爱撩妹,但是他那张脸让人打不下手就是了。



学校里的八卦党都对他们虎视眈眈,很巧的是他们也是分居两系,Y君是和我一样音乐系的前辈,Q君是美术系那边的名人。我和闺蜜跟他们一起办过一点事情还算熟识,我和闺蜜都曾经天真的以为他们是好兄弟,后来发现做人真的不能太天真。



据说他们刚刚入学那年就在才艺大赛上拼过一场,不要问我为什么一个音乐一个美术还能掐起来,我也想知道。但是那场胜负毫无疑问是被Y拿下了,正常来说遇到这种事号称除家中长辈以外毫无败手的Q不应该光速退远吗?可是Q不按常理出牌啊,他反倒是粘上了Y,Y那个生人勿近的性子居然也没有反对,任由Q开心。大概就是从听到这个传闻开始,我才逐渐发现YQ之间估计不是英雄惜英雄这么简单。



现在来说一下我和我闺蜜,我们两个从小玩到大,情比金坚兴趣相投,除了cp观。要么站拆要么站逆,常常撕得不可开交,在这样的我们之间只有两对cp是坚定的得到了我们两个的公认甚至还想一脚把他们踹进民政局让他们滚去填婚姻届的。其中一对是凹凸娱乐赫赫有名的cp巨头AL,我两一个L厨一个A厨全年都想让他们赶紧滚去结婚好不好。后来我们发现AL距离实在太遥远,于是我们及时调换矛头,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撮合YQ上面,就等他们哪天月下咪啾我两功成身退坐等嗑糖,奈何看得实在太着急,明明双箭头粗到吓人每次明撕暗秀磨磨唧唧得让人看不下去,退缩啥啊!



比如说那天下雨天,我和闺蜜真的是很拼了,我为了帮一把Y偷偷把Y的伞藏了起来,Y回宿舍的必经之路上肯定是要遇见Q的,大雨倾盆湿气蒸腾两个人撑一把伞,想想似乎都是结婚现场。结果机智的我跑去跟闺蜜一汇合,发现闺蜜手上拿着……Q的伞……。



于是我两沉默地尴尬了五分钟,终于决定跑回去找他们,跑到一半我们就看见了他们。大雨里人都走光了,安安静静的,湿润的雨打湿了发梢和嘴角,风吹起来的气流将树叶扰乱得稀碎——他们在那样的场景下并肩奔跑,Y的手举在Q的头上,明明知道那样挡不了多少雨,却又极其较真的举着手。



第二天我被打着喷嚏的Y追了半个学校。



还有一次我和闺蜜大半夜死活睡不着跑去撸串子(真的是一件非常有AL气息的事情),结果在串摊子旁边看见了深夜同样来撸串的YQ,他们似乎已经准备回去了,Q趴在桌子上似乎已经睡得迷糊。我和闺蜜蹲在街角看他们,Y拢着啤酒罐子轻轻摇晃,转过头似乎在看夜市嘈杂灯火,那些光影从他身上和Q身上默默掠过。我们正觉得没什么刚想站起来打招呼,就看到Y转了回来,他悄悄地撩开Q的额发,像是安慰一个孩子一样微微揉了揉,在Q的青色发丝里指尖划过穿过,最后他在Q的额角上落下一个吻。



清醒人偷亲梦中人。



最温柔最平和的方式,那也是喜欢你了。



即使只是亲了脸,我想我靠,这对再不滚去结婚天理不容了吧。



我两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第二天我私下赌住了Y问他究竟对Q是什么想法,一开始他还装傻充愣,回来实在拗不过我们,就叹了口气认了。我们怂恿他去表白,信誓旦旦的承诺Q绝对也喜欢他,他说那只狐狸才不会答应呢,我们恨不得把他的人生技能点全洗一边至少把他的情商给点上去。



我说你以为你上次在xx教授的课上睡着了是谁帮你抄的笔记。闺蜜说你以为你上次没吃早餐抽屉里多出的馒头袋子是谁给你的。我说你以为Q为什么会放弃妹不撩你心情不好就陪你满市乱逛陪你撸串陪你喝酒,闺蜜郑重其事的拍拍Y的肩膀说好好把握机会啊,到嘴的肉你只要咬一口就是你的了。



Y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想了三分钟左右终于说了句败给你了,然后掏出手机开始订电影票,我两眼睁睁看他订了三张电影票,然后才打电话去约Q出来看电影。我十分疑惑不解为什么他要订三张,他说为了保险……Q坐中间,旁边就不会有人了,我到时看着坐呗。



在我和闺蜜穷逼的注视下他露出一种「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什么大事」的表情,我发誓我要不是为了Q的幸福我和闺蜜肯定会打他,虽然我觉得我们应该打不过……



都快期末了,地主家都没余粮了,我们为了跟踪大业,最终选择舍已为人,省了饭钱泪流满面的买了两张电影票,决定啃着咸菜去围观电影院.avi,为此甚至连当晚播出的AL的新作都没来得及看。



电影也是凹凸娱乐的,我看着电影名超眼熟,但是演员绝对没有AL,我们两虽然有点纠结但是还是乖乖坐在了YQ后三排,做贼一样咔嚓咔嚓咔嚓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嗑爆米花,电影完全没看进去。但是YQ看着一直没什么动作,一直到影片播到一半多了,我和闺蜜一愣,没想到Y比我们想的直接多了。



他把Q直接压在了角落,脸靠得非常近,呼吸都能喷到脸上那种,我在这里必须说一句Y是长得很好看的,你想象一下一个好看又帅气的还是你喜欢的人的压在你的脖颈处。我真的觉得Q没有立刻投降是非常坚强了,我听到Y似乎用着非常轻柔的低哑的语气和声音靠在Q耳边说着话,Q有点不知所措,正想说话电影突然播放起了一首抒情又干净的歌,Y温热的气息还在Q耳边打转,想要抬头挣扎就得对上Q墨染一般的璀璨湖泊,似乎要溢出来吞噬自己。Q自顾不暇但是我和闺蜜都已经反应过来了,为什么Y会选择这部似乎看起来并不特殊的电影。我看过这部电影的宣传,这首歌是A和L的合作,他们说,这首歌的名字叫《星河》。



星河熠熠,你也熠熠。



根本不是我们逼着做出的行为,明明就是早有预谋。看来还是我们低估了Y。



我和闺蜜悄悄的站起身,我们很有职业道德的准备开溜了,昏暗的灯光,这些来看爱情电影的人一定不会想到此刻正有人在他们身后上演爱情电影,人家的人生真的就像一场电影啊。哪怕没有鲜花也好,哪怕没有太过波澜的起伏也罢,我们去看一场电影不也就是为了看男主最后一句的「我爱你」吗。就像最平凡的人一样恋爱,我和闺蜜轻手轻脚的走出电影放映厅,透过一丝微微的光亮,我看到Q笑着搂住了Y的脖子把他压低了一点,然后他抬起眸用一个吻回复了所有表白。


真是瞎。我说。


是啊,回家嗑爆米花看AL吧。闺蜜说。


真好啊。我说。


……真好啊。闺蜜说。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从也青疯狂爬回来

心态爆炸。死了算了。

@水消失在水中 和九木一起加入嗑也青大队。

【安雷】懒虫生贺-校服-

非常非常非常短……本来这周是打算赶很多稿子的但是我下周要考试了……下周考完我还是一条好汉!!


其实本来想给懒虫写薰飒,但是怕我掌握不好,又因为时间关系……等我有空我一定会给懒虫补一篇长的!懒虫生日快乐@懒虫_(:3」∠)_ 兔子窝今天也超爱里!


校园pa安雷only











毕业了。



雷狮趴在桌子上歪着脸去看安迷修,他正在收他的笔,笔尖都写得驳白了,他吹一口气把笔屑碎碎落落扫进塑料袋子里扎紧,然后走向走廊满满当当冒了个尖的垃圾桶。



「大家在我的衣服上签个名吧。」雷狮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换了个姿势,在不小心买大的校服里连手指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他从温暖里勉强露出半张脸。安迷修把自己的校服解下来,他的校服总是干干净净的,洗得白软,还有一点漂白剂的香味。




安迷修是个好班长,也是个人缘好的班长。他如此的举动让班上压抑的气氛缓解了许多,但反也把现实的刺扎深了。同学们拿起笔嘈杂的拥过来,在安迷修干净的校服背后写上祝福和自己的名字。




「我也要写吗?」看着安迷修笑着送走了其他同学直到原本热闹沸腾的教室只剩下安迷修和自己的呼吸声,雷狮直起身子,明知故问。




安迷修点点头:「我借你笔。」




没有拒绝,雷狮从安迷修温热的手心里接了那支笔,安迷修将校服翻了个面,说:「后面没有位置了,你写这里吧?」




雷狮挑了挑眉毛,他说:「好啊。」



其实本来就想写这里的,他雷狮明知故问,那安迷修也无非就是个心照不宣。



他在第二颗扣子的旁边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校服自己可真是熟悉,做同桌的时候自己趴在这件校服上睡过,生病在医务室发烧的时候这件校服挂在看护椅的椅背上,似乎他高中的三年都和这件校服离得很近,和那个人也是。




「第二颗。」安迷修轻声重复。




「对啊。」雷狮把笔盖上懒懒散散的还给他然后露出笑意:「这可是我能找到的,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了。」





【安雷/欢乐逗段子】如果那些安雷文的后续变成这样 1

上课突然想到的,物理课真的是我的脑洞泉源(不要为自己不听课找理由)欢乐逗到没有底线。非常不正经。本章只有安雷,大概也只有一章……(心虚)


墨雪的佩帕手书出了啊超可爱的!!!!你们快去吹吹她!!虽然这里没有佩帕提及但是有吃佩帕的一定一定一定要记得去看看啊!!墨雪账号@鹜墨墨墨墨叽 爱她!

很短,很短,很短,只是除个草。

如果可以接受请往下↓










1

「你眼里的星辰大海,是骑士触而不及的光。」安迷修深情的说。


「屁话,不然你还想戳瞎我不成。」



2

「让我当你的骑士吧!」安迷修坚定的单膝下跪。


「我很穷,没钱多发一份工资。」雷狮冷静的拒绝。



3

「雷狮……没想到……你居然是个omage!」


「安迷修……没想到……你居然想上我??!」


4

「雷狮,是你吗?」


「不是,我是雷虎。」


5

「雷狮,你在哪,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因为我刚刚和银爵互换身体了。」


6

「我觉得你似曾相识……」安迷修期期艾艾的说:「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紫堂宠物店。」雷狮深沉的说:「我也觉得那只金毛特像你。」


7

「雷狮……你说过……很多年之后还要来陪我看星星,现在你在哪?」安迷修悲伤地说。


「我就去买了个水,谢谢。」


8

「用一个成语形容我。」

「非奸即盗。」


9

「我会追上你的,雷狮,我一定会追上你的,因为我答应过了啊。」安迷修说。


「然后……这就是我骑着电动车你跑着追了我两条街的原因??」


10


「我爱你。」安迷修说。


「我也爱你。」雷狮说。





---


万圣节快乐小可爱们!!!


最后用我爱你祝福安雷在一起。

【安雷//欢乐逗】你永远不知道QQ对面是谁-1-

欢乐向安雷。目测能三篇完结,是送给@水消失在水中 我家九木的,大火花贺文,今天也比昨天更爱里。


大学背景,双向暗恋不知情的老套设定,ooc可能会有请谨慎。卡米尔日常助攻,第二章副cp瑞金提及可能,但本章没有瑞金因素就不打tag了。



别名:替别人追自己是怎么回事。续火花是人生大事。



正文↓↓↓↓














「大哥,我马上就要高考了。」卡米尔的消息提醒从上端弹跳出来:「可能会有好一段时间都不能上线。」



雷狮想了想,也确实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于是安慰性的回复道:「没事,加油啊。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和哥哥说。」



「倒确实有个私心,我不是很想断掉和大哥好不容易维持的火花。所以稍微拜托了别人来续一下,大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把他当作暂时的倾述对象大概也没问题。」卡米尔很快又补充上一条:「听朋友说找了很可靠的人,不会泄露出去也不会乱说的。」




「当然是没问题。」雷狮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看到第二条的时候无奈的揉了揉头发,毕竟是恋爱相关的问题,对着一个陌生人怎么说也还是比较难说出来啊。不过卡米尔既然都这么说了,雷狮并不想让他感到困扰,便选择轻松地带过了这个话题,与卡米尔互道了晚安之后雷狮切换到另一个账号上,还显示着有一条未读消息。



安迷修(骑士守则):「晚安。」




那来自于被置顶了的,特别关心的,就连备注
都曾经被无数次更改过的安迷修。雷狮有意无
意地戳开对话框,最新的提醒预示着他们刚刚
维持了八天的小火花又在昨天因为没有互发信息而断掉了。他们的早安和晚安都漂浮不定,在线时间也常有差错,聊天有一搭没一搭,自然火花也是一闪一灭。




回复了一个简短到没有标点符号的晚安之后,又犹豫着要不要加点什么使这个冷漠的句子有点生动感,但是结局并不例外的是放弃。雷狮切回家庭用的小号,他心里清楚安迷修不会再发什么信息来了,他总是认真得有些过分,在各种方面都这样。说过晚安之后就认为对方一定已经睡了这点也一样,雷狮确实不困,他随手点开一个小游戏玩了几把,又忍不住切回QQ,但是反反复复安迷修和卡米尔又都是真的下线了,班群里乱糟糟的混水他则是一点都不想淌。




他喜欢安迷修,他心里比谁都要清楚。安迷修是个标准老好人,除了有时候有点尬撩各种方面都让人挑不出缺点——还有中二可能也要在此排除在外。但雷狮真的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全世界这么大他偏偏喜欢上了一个看起来最和他不搭边的人,为此还在床上体验了好一番少女感的辗转反侧彻夜未眠。其实按照他的性格就该直直爽爽的赌住就说,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谁恋爱还不是图一个清楚精彩。他了结了之后还能继续横行霸道当他的不可一世的海盗头子,倒也省了他睡眠质量下降。





可他偏偏说不出来为什么喜欢安迷修,耿糟糕的是他连喜欢其他人或者不再喜欢安迷修都做不到。就像是理由太多宛如河里摇晃水藻,他不知道是哪个,于是就只好先当个缩头狮子。




调回家庭账号之后,困倦突然卷席而来,雷狮松松地打了个哈欠,把手机随手塞在枕头底下,沉沉地阖眼睡去。






「你好。」卡米尔的账号发出一声很响亮的提醒因,语气生疏而礼貌,是最普通的问早。




「……我今早难得没有课。」雷狮被惊得差点跳起来,恶狠狠地从枕头下扒拉出他的手机,又把充电线赶紧补插在手机插口里。这才开屏没好气的打字,说实话他只想赶紧扑回被窝,困得他几乎想打几个滚:「你是卡米尔找来续火花的人?」





「是的。」对面回得很快:「虽然我并不知道卡米尔为何人,但想必一定是您的好女友吧?」




「完全不对。」雷狮几乎要气笑了,这人的语气又拘谨又带着一丝莫名其妙的自信:「他只是我的表弟,而且我也是有喜欢的人的。」




「啊,怪不得我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男性化呢。是我鲁莽了。」对面的人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再允许我冒犯地赞美一句,您的女友也想必是个美人。」




雷狮没忍住把安迷修和美人这个词稍微联系了一下,忍不住一股恶寒直从脚尖串到头顶。他立刻出于身心健康着想从头到尾否决了这个描述词:「还没有成为女友的程度呢,说起来他是个男生,也不适合用这种词吧。你很反感我这种人吗?」




说着他切换了一下QQ,安迷修的账号还暗着,自然也还没有早安,失落之余他叹口气切回了家庭账号,对面已经回复了。




「不,不如说真是很巧,我这里也喜欢着一位男生。可惜他似乎不太喜欢我的样子,平日睡话也很冷淡,我偶尔也会在想是不是给他添了麻烦,暗示也暗示了不少回,他也一点回复都没有。是不是被拒绝了都难说。」




雷狮怔住,卡米尔这还真是……给他找了个同病相怜的人啊。








----------------



因为时间不够所以第一章很短!!!!



想要写得可爱一点……(。)

【安雷//段子】改梗-助听器

网易云音乐热评的改梗。

侵权立刻删。很短非常短无敌的短。

高中背景。送给 @小澜澜澜澜澜⭐ 虽然我觉得澜太已经不记得我们打的那个赌了emmmm等有时间看看能不能补篇长的!










「为什么你要戴着这个?」安迷修问雷狮。



糟糕的问题。雷狮想,这个其实只是普通的耳机而已,如果说出嫌老师讲课的方式太无聊不想学才戴上了耳机偷偷听音乐的话,大概……不,绝对是会被安迷修斥责一顿没收掉耳机的,他一直是个很守规矩的班长。



不过真不愧是安迷修啊,连耳机都没有看出来,虽然自己戴的这个确实是款式特异啦。雷狮有些头疼的想着,稍微转了转眼睛,手指在木头桌上划了几个圈。最后还是帕洛斯笑眯眯地走过来,「这是助听器哦,老大的耳朵出了点问题。」他这么说。




「是真的吗?」安迷修犹豫着确认。




怎么可能会告诉你是假的啊。雷狮很配合的点点头,作出一副摘下来就听得很辛苦的样子。




「那么就这样吧。」安迷修点点头,想了想又嘱咐了一句:「现在你听得到吗?」




「听得到哦。」雷狮戴上耳机。




本来只是个玩笑,但是没想到安迷修真的对此深信不疑了,帕洛斯倒是觉得有趣,他本只是来帮雷狮打个圆场,没想到引出了个新剧情。「干脆老大你先骗他一会呗,」帕洛斯笑呵呵的提议:「看看他会被骗多久。」




没有理由拒绝,雷狮一直是个不会对乐子和有趣的事情说不的人,何况捉弄对象又是那个严谨认真的安迷修,那就是双倍的有趣。却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骗,就是骗了快要一年。




这一年之内安迷修也会在他摘掉耳机的时候偷偷埋怨他,但是几乎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为了遵守这个游戏规则,他一直装着没有听见的样子,心里一边偷着笑一边又得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最后文理分班,雷狮和安迷修终于也是要不同班了,雷狮戴着耳机趴在桌子上发呆,安迷修走到他旁边轻声说这就是最后一次了,我们一起走吧。




他依然戴着耳机,但是却没有放音乐,他在耳机的掩护下静静听着安迷修与他自己踏在碎叶之上的脚步声。而安迷修突然对他说:「摘下助听器,我要骂你啦。」




果然是老好人安迷修常用的伎俩,每次要埋怨他骂他的时候,都会说着「把助听器摘下来吧,听不见就不烦了。」




雷狮摘下耳机等他说话,然后想为了这个一年的谎言和欺骗道个歉。




于是他听见安迷修说:「我喜欢你。」





啊哦,雷狮想,这可不能装作没听见啊。



-----

因为是改梗就不打角色tag了。



很短的梗,我好困……

【全员//欢乐逗】段子体 | 凹凸大学第七届梦想是毁灭世界7

许久之后的更新……被安哥帅得面目全非。


前文戳头像,涉及cp依然是安雷瑞金。拉柯一来玩@柯一是奇迹 深夜短打,困到狮智。


现在就想看第四集。我永远喜欢雷狮。




正文↓↓↓








-120


「现在请放下你们那些不靠谱的思想和建议认真讨论,请相信我马上就要学园祭了我相信你们都不想做人体艺术!」安迷修惨痛的说。



「现在与其讨论那个,不如祈祷祈祷学园祭会不会因为下雨而取消。」雷狮扭头问嘉德罗斯:「嘉大神仙你有什么办法能告诉我们一下天气不。」



「看天气预报。」嘉德罗斯一边剥着葡萄一边冷笑一声。



-121



「你要相信科学,雷狮。」安迷修说:「我认为嘉德罗斯说得没错。」



「别逗了安迷修,天气预报要是准过的话我也不会在倾盆大雨中包得像个粽子一样狂奔了。」



-122



「好吧格瑞,你有什么好建议?」



格瑞认真的想了想,说:「…夜观天象?」



-123



于是在放弃了请萧某腾大驾光临由此逼得学园祭下雨的念头之后,他们终于选择了被凯莉丢掉的一个方案。



演戏。



爱情戏。



-124



「也许格瑞和金愿意凑一对,你们是怎么有自信认为我会和安迷修那个傻逼凑一对的?」雷狮非常非常非常不解。



「如果你不想和我凑一对,你也可以考虑和嘉德罗斯凑一对。」安迷修冷静的说。




-125



「安迷修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搭档了,换人?呸,绝对不换。」雷狮诚恳的说。



-126



「我以为他们两个关系还不错。」安莉洁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嘉德罗斯和雷狮。



「那也要看看嘉德罗斯的角色是什么。」凯莉温和的笑笑。



「是什么?」



「一棵树。」



-127



「凯莉,如果你一定要让我对着安迷修说出这么恶心的台词我宁愿自杀。」雷狮面无表情的摆摆手。



「你怎么事那么多,你看看格瑞那边就没有丝毫问题。」凯莉非常遗憾的样子。



「那些难道不是他们每天都在说的东西吗,有什么好害羞的。」雷狮难以置信。




-128



「然后结局是我们都挂了??什么情况??四个人趴在地上等人来收尸吗???」雷狮非常震惊的把格瑞金安迷修包括自己的剧本看了一遍,不仅深刻吐槽起了这个狗血剧本的扯淡。



「关于这点你们不用担心。」凯莉大佬说:「因为不会有人给你们收尸的……」



「只有棵树。」




-129



抽签抽中了树的嘉德罗斯捏爆了一个可乐罐。



-130



「树啊,我要对你诉说……我的满腔的深情对他无法宣泄,他是那么的完美!」金扮演的金坷垃小姐正在激情地对树弹琴。



「那树并不是没有理智的,我觉得他应该反驳一下。」雷狮兴致勃勃的在后台评论。



「我觉得树更想踹他一脚。」安迷修也兴致勃勃的评论。



-131



「总算结束了!!累死了!格瑞你看我演得怎么样!!」金兴奋的问格瑞。



「很好。」



「我的台词说得怎么样!」



「很好。」




「那我的服装呢!」



「很好。」



-132




「爱情中的人总是盲目的。」雷狮大为感慨。



「是啊。」安迷修看了雷狮一眼,没有反驳。




-133



「雷狮!这不对劲,刚才那个大叔拿着满手的烤串从我旁边经过,我居然没有闻到任何味道!」安迷修对于路边的烤串忧心忡忡。



「你想闻到什么味道,大叔的手汗味吗?」



-134



学园祭不久后就是一个长假,闲得发酵的四个人都没有回家继续窝在宿舍里,雷狮吐槽其他三个已经学呆了,宿舍没有一丝生气。




「你想要什么生气?」



「我家可是养了一只柯一猫的,我跟你说,每到我回去的时候满屋子都是猫叫。」雷狮相当自豪的说。




-135



雷狮并没有说谎,因为据安迷修后来和卡米尔考证,确实满屋子都是猫叫。



都是雷狮为了逗猫学出的猫叫。



猫本身,并不常叫。



-136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可以。」



「我觉得这样有失公正。」



「玩个飞行棋而已你们怎么这么多事!?」嘉德罗斯忍无可忍。




-137



「我真的觉得这样不公平!凭什么我不能和祖玛同桌!」雷德委屈的对丹尼尔教导主任提出申述。



「我们是为了避免男女同学恋爱影响学习。」丹尼尔骄傲的说:「难道你没发现我们学校的男女恋爱概率非常低吗?」




-138



「我只发现了我们学校的男男恋爱比例特别高……」雷德深刻检讨。



-139



「好吧,不说这个。」丹尼尔尴尬的说:「但是我们这样安排确实是有效降低了一些恋爱概率……」



「也有效降低了国家未来人口数量……」雷德说。




-140



「我觉得我已经这么努力的学习了。」安迷修说:「这次考试怎么说也该比你高吧。」



「这真不行。」雷狮怜悯的说:「你比格瑞高都不可能比我高。」



「怎么说。」



「这么说吧。」雷狮说:「作者是个雷厨。」







---------------

作者真的是个雷厨(你他妈)



随便写写让这次更新字数看起来很多。



我不是嘉黑听我解释朋友们我是爱他的!!都是剧情需要!!

还是希望大家心里都有点b数。
嗯。
还是关于某件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话说要是有那边的人千万取关我不用客气的。

其实就是为了说上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