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柒🌛

还活着。
亲友至上。
cn十柒=十七

头像是大本命日日树涉。

安雷双担洁癖
淡圈了

三木☆九木☆日尧,很重要。

绑画☞@🌜日尧,不许撩是我的。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知乎体】男神是基佬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困得半死的时候的短命短打。拖欠了叶子这么久的生贺@叶墨言 

第三人主视觉,第一次写知乎体格式有哪里不对的话还请稍微谅解!

安雷only,他们是最好的。

正文↓↓↓

男神是基佬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题主:-×-

真的没想到我暗恋多年的男神会是基佬!虽然没有本人亲口承认但是那个态度和默认有什么区别!虽说很早以前我就发现他对女生都不是很亲近而是对他幼驯染天天挂在嘴边,但是我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啊!!

共有10828条评论 131499个赞

答主:= =

谢邀……个p,不请自来。

对于题主这个问题我深有体会,因为我也是刚刚从这一打击的余波中勉强爬起来的人,看到题主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这种心情像是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也像是在美滋滋的买了方便面发现只有调料包,非常非常非常一言难尽。

用我自己的故事来回答这个问题吧,这故事有两个主角,一个是我男神,简称A。一个是另外一个当事人,以下就暂称L。我,A,L都是同一个有名大学的,以防掉码对真人形成困扰这里我们并不细讲,我比他们两个小一届。

我和A都是文学系那一类的,在我刚刚入学没多久就知道了他的名声,他属于长得帅性格又温柔,又超级有才华的大众男神型人物,除了嘴笨一点几乎没有什么缺点。然后十分凑巧的是他也对话剧感兴趣,那一届的戏剧社部长真的是个怪人,不过他正式成为我男神也是从戏剧社开始。

那时候我大一,我们戏剧社那时候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大一新社员要先从帮忙布置以及收拾舞台会场做起,我们社长给出的理由是如果连对舞台的把控和熟悉都做不好,就好比加入了画社却不会削铅笔。

然后因为我是女生,部长还是很人性化的让我帮忙收拾一下后台的杂物柜。而A则是因为意外的画画很不错又没有角色要演就在我旁边给道具涂装上色。先说好,那个杂物柜年龄真的很大了,我本来正蹲着收拾最下层的道具,不知道是不是我动作太大而这个又确实不堪负重了,还是它原本上面的铁钉就有点问题。总之在顶上的那些杂物全部在那一刻往我头上砸来,我真是半分不夸张的说我真的完全吓呆了。演剧部的道具都做得很还原是绝对的真材实料,被那些厚重沉闷的东西一砸我估摸着都得躺一个月。

但是最后那些东西没砸到我身上,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是A勉强从他那边护了我一把,虽然时间紧急他只是用手帮我垫撑了一下,但是我真的就这么被他救了。我手里还拿着几个道具突然就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到处给A找药找有没有紧急处理的绷带,反而是A一直平静的温柔的安慰我,说自己没事的。

最后社长听到响动及时跑过来了,翻出应急处理医疗箱就蹲那里给A上药绑绷带,然后警告他待会千万去医务室确认一下伤口。毕竟那真的是重物,我不能想象那些压在那只看起来并不太结实的A的手上的样子——我甚至完全不明白为什么A会救我,他和我只是在入社时在社长的介绍下见过一面打过招呼。

然后我坚持要送他去医务室,那时我是非常忐忑和慌张的。因为毕竟就目前来看还是因为我的疏忽造成了柜子的倒塌。而且A那时候已经可以说是话剧社的中心人物,除了社长以外演技第二好的人,又是男神一大堆女孩都喜欢他,我除了拼命陈恳的道歉根本想不到其他办法。

然后在我拼命的道完歉的时候,A就笑了,他说什么堂堂骑士如果连一个美丽的小姐都不能保护才是令人悲哀的事情,所以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这个而对我抱歉。现在听起来真的是个非常中二的台词……但是我那时候真的是被他的温柔和体贴彻底折服了。然后医务室的医生说还算是皮外伤,最近最好减少用手活动了,为了不留下后遗症还请自己注意。

那件事之后A的手上多了一条细细的疤,而社长和我和A就这么默契的谁也没有说出真相。A坚持告诉其他人是自己涂装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社长也对此保持着沉默。而有一次A演一个角色的时候需要露出双手,我路过化妆间的时候听到社长说你就准备这样上场吗,然后A说不想露出伤疤让人担心,绑个绷带没问题的。那一刻我又愧疚又悲伤,在那件事之后A一直陪着我收拾各种地方,而我却无法挽回那么一点点的过去的伤了。

用活泼点的语气来叙述吧,不希望你们看得太压抑,总之从那一刻我变成了一个A吹,女友粉。

然后我们来说说半个世纪都没出现的L,我和他大概是在撸串摊子上见过几次。他和A那时候是学院里著名的水火不相融各起半边天,又是个乐队主唱自带吸粉加成坐拥一帮忠心耿耿的后援团迷妹。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一届他的人气比A还高一名(当然在我心中A永远第一),热衷于撸串和满校疯,以及骚扰A。

没错,是骚扰。A有个爱好是画画,我个人觉得画得很好看,但是A确实不是美术系的。然后A有好几本画本,L经常偷溜进来把A的画本撕掉几页白的拿来折纸飞机,我一直觉得是A宽宏大量不和L计较,后来想想我根本没看过A用那本画过画啊,他的画不是都在另外一本上吗?

而更后来我终于想清楚了,这也许就是AL之间特殊的小爱好吧。A的那本画本根本就是买来给L撕着玩的,L也不会去真撕他画本不过是看着满面无奈又拿他没辙的A有趣。这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小秘密,而我和一众迷妹傻傻被蒙好几年。

说起来我还看过他们两个一起补作业的样子,莫名的和谐。看到对方卡壳就互相无所不用其极的对对方进行讽刺,然后又在讽刺对方的同时自己偷摸着帮忙解。

虽然有的人在他们还没毕业时就有了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的这种猜测,但是几乎都被女友粉亲妈粉打压轰炸下去了。而我也一直保持不信的态度,因为A和我聊到L的时候真的是完全吐槽和抱怨的口吻。

而真正知道是在大概一周多前,话剧社的聚会,毕业了的A也来了,因为他实在太有名,直到毕业也还有他的传闻一直留在校内。所以即使是新社员也没有表现出过分的生疏,而我马上也要毕业了……就是这个聚会让我知道了一切。

在说这个聚会之前我必须要提一句,社长之前写过一篇剧本,里面有句话让我印象很深。

「一个对谁都好的人一定不是真的那个人,当他对谁都好而偏偏对于某个人不好的时候,才是证明这个人对他是最特殊的。」

那个聚会我是抱着表白的心去的,就是最后拼一把,不想就让这份跟了我三年的暗恋的感情什么都没开始就落进尘土。万一成了是惊喜,不成是结局,我只是想把这份喜欢好好说出来。

那场聚会大家一直莫名的集中着给A灌酒,对我来说倒不知道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毕竟我真的有点怕A喝多了突然拍着我的肩膀说xxx你真的是个好人。幸好即使是喝了那么多的A看起来也还是很平稳,然后喝着喝着A手机就响了,我坐在A旁边一眼就看到桌上的手机号码备注是两个字,「我的」,吓得我起一身鸡皮疙瘩,这种称呼真是让人不多想都难。

但是屏幕并没有给我确认的时间,那个人打过来很快的又挂了,甚至让我怀疑是不是误点。A正好没有看见那个电话,然后趁着A在和社长说话我瞟了一眼手机锁屏,锁屏是一张合影的样子,但是灯光实在太暗看不清楚是谁,而手机屏幕也就这么暗掉了,非常遗憾。

喝酒途中我给自己打了无数气,却还是没胆在这么多人前说出来。这时候A笑着摇摇头说先不喝了去洗把脸再回来,我灵机一动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立刻提议说怕A站不稳我帮忙去扶一下。其实也是真心的,但是当然是在路上两个人的时候表白的私心更多。A和其他人都没有反对,因此我很自然的充当了一次扶手。

我和A一边走一边聊之前的事,当然没有聊手臂的那件事。他现在也还是绑着绷带,似乎是习惯了的样子吧。然后A果然是醉了,刚才坐着还不觉得,站起来之后走得有点摇摇晃晃的,幸好我跟过来了。然而比较糟糕的是A一不小心把口袋里的钱包掉到了地上,我正准备帮他捡起来的时候却看见钱包里掉出了一张照片。

那时我整个心都凉了,你会把哪个人的照片放进钱包里啊,第一反应就是A已经有女朋友了。一下子我酒也全醒了,立刻和钱包一起捡起来看了一眼,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个「不会吧」,那是L的照片。

还他妈是大头贴:)

当时我也没心思再喝酒了,我就把钱包还给A之后等他洗完脸,悄悄把A拉到一边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L的照片啊。没想到A丝毫没有要解释和抵赖的意思,只是有点惊讶的说你看到啦?然后笑着说那张可是很宝贵的,难得他同意拍一张,留个纪念。

当时我的内心就表演了一组后内点冰三周跳,后外一周跳,后内点冰两周跳的联合跳跃。这是什么情况你俩什么进展,我是不是得回去对全体站AL的妹子诚恳道歉。有种女友粉硬生生被官方掰成cp厨的感觉,我就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那么颤抖,问他你和L真的在一起了怎么回事?从实招来欲速则不达。

A也真的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变得非常实话实说。他说他忘了他还没公开来着,他和L真的在一起了,毕业后就一直在同居。我当时几乎咬裂了自己的下嘴唇才没让自己失态的大哭起来,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觉得我一直都是个爱哭的人,暗恋三年的男神说gay就gay猝不及防不打草稿。

我就说,你认真的吗?

A用非常认真的姿态回答了我,我三年以来从没有看过这种闪烁眼睛的A,他说他真的想好了,我喜欢他,喜欢得要命。A的眼睛真的好看,我对着眼神不知道该哭哭还是该笑笑,然后我抓紧了衣服角故作无事的说:“那就好。”

以前的我大概如何也不会想到会被这个世界上我觉得最温柔的人用这种最残忍的一点机会都不给的方式拒绝,真想回家窝在被窝大哭一场。

我不讨厌L,我其实心里清楚他是个很棒的人,也不是因为嫉妒或者其他原因。只是一股浓重的失落和悲伤,想为自己即将无疾而终暗恋的那三年烧支香。他喜欢L我知道了,但是他这辈子也许都不会知道我喜欢他了。

A在我的要求下慢慢的和我讲,讲L其实在他手受伤换药的那几次都准时的一起出现在医务室陪他,一边嘲笑他一边哼歌给他听。讲L在他那本从来不画的画本上写字,写说让他打开宿舍第二个抽屉,他一打开全是L用他的纸折的纸飞机。他讲得太多,几乎都是我不知道的,我才知道在我暗恋A的这三年A和L已经有了这么多的故事。

而A说的最后一个是在毕业的时候,毕业典礼那天他没去聚会,只是和L一起待在学校的草地上吹风喝劣质啤酒。就像老套的漫画情节一样A偷亲了装睡的L,两个互相伪装了三年却始终不敢明说的人终于确定了对方的心意,他们撕掉了脸皮和外套,堂堂正正的在一起去了。

他看起来是真的很开心,顶着一张被酒精熏了半红的脸一边笑一边悄悄淡淡的讲。

我想,是不是因为只有L可以让他放下温柔实实在在的说出自己幼稚的占有欲。是不是因为我们太过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温柔而给了他一副无形的重担。那个备注为「我的」的人一定就是L了吧,A又是怀着如何温暖的心情打上这两个字的呢。

然后我不想表白了,我觉得这就够了,没有比L能对A更好的人了,同理,也没有比A更适合L的人了。我陪着A重新往回走,那一路我和A都没有开口,他低低哼着一首我不知道名字的歌。

走到将近门口的时候我们看见了L低头倚在墙上玩手机,听见我们的响动之后慢悠悠抬起头来。看到A之后把手机塞回口袋里走到我身边扶住了他,L对我点点头说了句麻烦你了,这家伙很重吧,谢啦。然后他扶着A往外走,我听见L嘲笑说A酒量这么烂还喝这么多,还敢说他和xxx出去喝酒每次都要他扶回家。A无奈的笑笑说我没看度数啦,A的侧脸柔着一点暖光,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说不出挽留的话。

A似乎是注意到了我依然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蕴着温暖笑意他轻声向我做了个口型——我知道他说的是「再见」,这还是A教我的,因为一场话剧里我要表演一个悲伤的胆小的女子。于是我也用同样的口型回答了他。

不仅是今天,也向A,向L,向我暗恋着同一个人却无疾而终的三年。

都应该说声再见。

所以题主的这个问题,我首先推荐你获得当事人亲口认证再下决定。其次他如果真的是基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个人的话推荐你理解,然后接受它。这就是他的决定和意志,如果还称得上是最喜欢过他的人,就这样做吧。

写到这里把自己弄哭了,靠,先睡了,大家晚安。

-END-
---------------------------

部长阿姨洗铁路!!(靠)

顺便我个人其实有在想要不要开个关于这件事后续或者前传的论坛体楼……如果能过一百热度考虑看看吧orz(几千年都不可能)


评论(25)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