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

老号,偶尔上,不更新了
底线是亲友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涉杏】世界所爱


杏在音乐正式落下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停下来,前面那块过大的玻璃镜也好好的反映着她舒展的身姿

这个动作在一周前还是不属于她的,现在却是由她真正的做出来,无论是指尖或者脚底的微踮,每一个角度,都陌生得可怕,果然真是有点奇怪的呢,明明之前她的职责只是帮那些耀眼的人们拿着从贩卖机里刚刚拿出来的冰罐饮料,那层细密的水珠粘在她的袖子上,而冰冷的气息从口腔蔓延到心脏,冷得她微微发颤

那些耀眼的人啊,他们在离自己只有一尺之隔的地方,或许拿着刚刚调好的话筒说些缠柔且无伤大雅的话语,或许用每个细节或着走位都毫无差池的舞蹈在晃人发眩的灯光下闪闪发亮,那是他们的位置,和她不一样

他们的位置,也是他的位置

她说辛苦了,然后看着那个银色长发的少年从舞台上走下来,长时间高消耗的演出活动把他漂亮的头发粘的有点湿,由于水的缘故也顺顺贴贴的从形状姣好的脖颈落到精致的锁骨上,他看见她的时候眼睛亮亮的,紫罗兰色的瞳孔里一点点出现出了她的轮廓与线条,背后的光芒被他一同纳入眼内,融化成夜色中清晰的光泽,杏不知道他从哪里拿出的玫瑰,但他确确实实是拿出来了,鲜艳的花瓣在她面前和银色的月辉参杂在一起,那是千年以前的水谭里诞生的妖精,他孤独的歌唱着,悲凄的歌声到现在依然缭绕耳旁

【Amazing☆】

杏叹了口气,熟捻的从那人的手心抽起那枝玫瑰,刺全都被好好的去掉了,只剩下柔软的花瓣,用指腹轻轻的摩擦,就像是水流过指缝

然后她忽然说呐涉,如果我走了的话,你会介意吗

你会介意吗涉

你会哭吗

最后她提起笔,在一大堆看不懂也没必要看懂的字符下签下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用浓重的墨色在纸上勾勒自己自私的想法,还剩最后一笔的时候她用笔盖轻轻的敲了敲桌面,对面的人并没有低下头,就像她也没有抬起头一样,于是她用自己敲出的简单而坚硬的结束音结束掉了最后一笔,然后她笑着对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点头示意

她说我签好了,先生

然后她想起那天涉说,你不会走的

她从梦之咲离开的那天大家都来送行,北斗送给她一罐金平糖,薰送她一个水晶吊坠,她的礼物装满一个大袋子,还有很多人哭了,而她亲昵的抚摸他们的头发,他们眼角泛上的红色,就像没洗干净的卸妆水

可那毕竟不是卸妆水,那是真真实实的,从心脏处抑制不了的心跳频率,以激素的过度方式染上的情绪的暴动

她没想到那个金发的皇帝会给她一枝花,她接过那枝花,然后沉默许久,最后她抬起眼睫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群,确认人群中没有银色的身影

她坐上车,偏过头看车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树的细叶间落下剪碎的光芒,风轻轻的吹过去,就像池塘里泛起的涟漪,一片连着一片,莹然的绿意,她抱着一大袋的礼物,拿着一枝剪掉了刺的花

她第一次来梦之咲的那天她就知道梦之咲有皇帝,就像她出生的那天母亲告诉她所有人都是上帝的宠儿,而世界总是爱着所有人的,可是她很久之后才知道梦之咲的所有人都是皇帝,他们闪闪发光,在舞台上,或者眼睛里不经意露出的柔软情意,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上帝的宠儿,只有某些特定的人群,他们生来就有与别人不一样的天赋,也许是无色世界里盛开的银色玫瑰,或者是夜晚里慵懒危险的长生伯爵,他们才是世界爱着的人啊,在他们的身边所有人都暗淡的,没有特例

是的,没有特例,包括她

杏向旁边的朋友略带歉意的点头,推开练习室的门试图去走廊接一杯咖啡,热呼呼的咖啡在一次性纸杯里冒着白色的雾气,温度在手上蔓延开来,虽然似乎有点烫手,不过杏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淡淡的温度,就像是那个人的掌心

她不喜欢喝咖啡,第一次喝咖啡是在梦之咲的时候,那天她负责Fine的练习,因为体弱的皇帝不在,而桃李和弓弘又因为学生会繁忙的事务需要处理而先走了,练习室里只剩下那个银发少年的呼吸和她一点点重合起来,她有些紧张的坐在角落里拨弄着咖啡的罐口,犹豫要不要因为一个成长的名号尝试这个从未尝试的饮料

第一口的时候她就被呛住了,太过甜腻的味道,怪怪的口感,在甜味之间还有一点奇妙的苦涩,虽然她并不是一个挑剔的人,却也实在是难以下咽,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皱起眉毛,然后抬起头看见那个人已经停下了舞蹈

然后银发的少年就笑了,他刚刚扭过头来看着她,他紫罗兰的瞳色里有着璀璨的星辰,他的银发很长,泛着漂亮的光泽,杏第一次这么静静的打量他,才发现他长得那么好看,他那明明是一个有点恶劣的笑容,可是笑得那么开心,还说着Amazing,杏也偏偏就是说不出话来

那个银发的少年好像是笑够了,忽然就靠近她,以很快的速度抽起她手中的咖啡,在杏有点茫然之际从放自己东西的角落里拿出一小盒的布丁,他的眼睛依然美丽如漫天繁星水晕夜色,他把布丁放在杏的手上,然后杏忽然觉得有点窒息

那天的练习室里她第一次亲吻一个少年,那个少年的唇齿里带着微微的咖啡的味道,甜得发腻,她睁开眼,连那个人纤细的睫毛都无比清晰,她能看见他眼皮上好看的折痕,能看见那天下午夕阳是淡红色的,从没有关好的窗帘那里泄进来,纯白的窗帘被风吹起来,一点点晕染上夕阳的颜色

连着角落里喝完的咖啡罐,都有点耀眼

她抿了抿唇,把喝完最后一口的纸杯扔进一边的垃圾桶

咖啡里劣质的糖精融化在舌尖上,顺着弧度黏腻的粘在喉咙的地方,弄得她有点难受,不过她终于能一个人喝完这杯咖啡,没有布丁,也没有吻

只是一个人和一杯并不好喝的咖啡

她的手机上是一条刚刚发过来的信息,那是张用手机拍的照片,通过那张照片她能看见那个少年站在窗台,他背对着她,伏身在漆成白色的栏杆上。他似乎看着很远的地方,风扬起他的长发,任由夕阳偷偷染红他的银色

下面附着短短的一行字

杏保存了那张图,然后她把头埋进膝里,安静的等眼内的湿润渐退

她其实并不是想要成为偶像,也不是羡慕那群人闪闪发亮而她只能在暗地里默默无闻,她不介意普通,也不介意别人对她的看法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她离开那里成为一个练习生的原因只是因为那个银发的少年啊,她想要和他站在一起,想要哪一天能正大光明的对全世界宣布她喜欢的是这个少年,想要接过他的玫瑰

她想要的只是他而已

那是一个最幼稚的想法,她想如果她配不上他,是不是会被他丢下

她不是上帝的宠儿,不是世界爱着的人,但她并非什么都不是

她是杏

他的杏

后来她终于回到了梦之咲,以一个制作人的方式继续一点点的向前,她回去的那天大家都很高兴,与那时相同的那个银发少年也不在欢迎她回来的队列里,于是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半闭着门的练习室,最后她轻轻的推开门

她说我回来了

然后涉转过头笑起来,问她怎么样,然后她也笑了

“咖啡很难喝”

“那可真是Amazing☆”

直到很久以后的时候杏都一直记得那条短信

【也许你觉得世界并不爱你,但是上帝会给每个人同样的爱呢】

【所以啊】

【我可以替世界爱你的哟☆】

评论(1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