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柒🌛

还活着。
亲友至上。
cn十柒=十七

头像是大本命日日树涉。

安雷双担洁癖
淡圈了

三木☆九木☆日尧,很重要。

绑画☞@🌜日尧,不许撩是我的。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踏雪抽枝 (异世界观) 04

战斗天才安迷修x战斗天才雷狮

异能,学院,末日因素








踏雪抽枝 04


安迷修冲了进去,然后一时间被房间内的高精度装修怔在了当场。训练场的中心区域被特制的玻璃反复加厚隔离了起来,一直连接到由金属板制作的天花板。其他人都站在特意加高了的观望台上,虽然高但是也是一种用来测试学生能力的工具。如果连区区这种台子都跳不上去的话,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这所精英学院。安迷修很顺畅地纵身一跃,直接稳稳当当地立足在了观战台上。或许是心急使然用力过猛,医疗老师和实战课老师都有些不悦地朝他投来审视责怪的视线,安迷修讪讪笑了一下,立刻装出一副认真观战的样子。他自知理亏,正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怎么也不该随便发出异声,他甚至来不及细想自己会不会因此被扣掉学分,就真的被打斗双方吸引了视线。观战台有意的抬高使得视野绝佳,可以很方便地以上帝视角纵观全局。而安迷修这个刚刚来的上帝也一下子就辨认出了战斗双方其中之一的人是谁,他的手臂还缠绕着一丝电弧,肌肉绷紧,头巾飘飘扬扬。

玻璃罩子里雷狮正在与别人对战,显然雷狮已经用过一次雷击了,地板上有几处明显的焦黑的痕迹。雷狮这种强轰炸力的异能是很少见的,他生来就像是要为了战斗而生的人,地板承受不了也是正常。安迷修看向对手,是一个身材中等的男生,正喘着粗气,显然体力消耗得已经有些难以支撑了,而雷狮则是发丝有些汗津津的,体力大概还很有富余。距离这场开战应该也不是很久,雷狮看来是打算快攻解决他……可是为什么,男生居然撑到了现在,安迷修继续打量着对手,发现他的小腿肌肉明显结实于其他部分,甚至微微隆起。也就是说……这是个敏捷型的对手啊,安迷修摸了摸下巴,消耗体力避免伤害,也倒不算亏。

雷狮甩了一下手臂,紫眸因为兴奋熠熠生辉,一把锤子舞得虎虎生风。他看起来越战越勇了,安迷修静静看着瞬息万变的战场,他不敢轻易下定论,因为战场上什么都是可能发生的。男生警惕地盯着雷狮,果然雷狮也确实率先有了动作,先是舔了舔发干的下嘴唇,畅快地笑了一声,反手握紧锤柄,那把看似笨重的锤子在他手里却灵巧得像是活物。在左腿微微后缩之后身体前俯,安迷修知道这是危险的信号——雷狮要开始捕猎了,狮子伺机而动,猎物已经锁定,接下来的事情不言而喻。

然而精英学院也不愧精英之名,对面的男生也很快反应过来,他没有冒然向前,反倒是退了一步。安迷修在心里赞叹了一句这个男生的战斗意识,难怪雷狮打得如此难分难解,这个男生想必也不是省油的灯。大部分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选择主动迎上,但其实也是要看对手使用的,若你面对的是比你低好几阶层的对手,确实可以一试。但面对雷狮……以退为进,以防为攻,男生是想消磨雷狮的体力和元力,他反身便迅速地向玻璃墙贴边跑去,他是想绕到雷狮后面!

而雷狮又如何能让他如愿,他绷紧的小腿突然爆发出一股可怖的跳跃能力。几乎就是一瞬间雷狮已经来到了男生的面前。安迷修大吃一惊,续而向他的腿部看去,果不其然缠着雷电……这个疯子,他利用了雷电让自己加速赶上对手,但是——雷狮对着对手微微笑了,看口型他说的是“hallo”或者“bye bye”,其实随便哪个都好,对于他的对手来说这就是一个死亡信号。他在空中旋转了一下身体,一直没有落地的右脚反翻之后直接踹在了玻璃墙上!

左腿的爆发只算是右腿的掩盖,如果他的右腿才是真正的杀机。男生堪堪偏过头躲开,脸色立刻青了,又是惊愕又是恐惧。但身体的本能使他立刻跟随惯力滚了出去,雷狮一招不得手又来一招,他翻身将锤子狠狠砸到男生的身边。锤子的威力伴着电流,直接将地面的石块连着泥沙一起砸飞——然后爆炸开来。

安迷修看得差点忘记呼吸,直到觉得缺氧才用力吸了几口气,固然那个男生的表现已经让安迷修刮目相看,但雷狮在战斗中表现出的能力值,甚至在男生之上……不,不仅仅是之上,是甩开了一大截。他对雷狮的评价果然又被打了脸,他低低笑了几声,兴奋感使他的脸也有些红。他的好战因子其实并不比雷狮少多少,好胜心固然,雷狮是不折不扣的狂雷,他用来征服别人的最迷人的点……一直是他的危险与高傲。

男生惊魂未定地愣了一秒,雷狮刚刚发生了关键性的失误,他的锤子偏离了目标一点点,也就是这一点点,使男生反应过来快速地跑出了雷狮的攻击距离。雷狮一边在灰尘飞扬中咳嗽着皱眉,一边啧了一声重新做出迎战的姿态。男生一直被雷狮抢了先攻,想必心里也是十分懊恼,这次抓紧了机会索性也就不犹豫了,咬紧了牙关便向雷狮正面冲上来。安迷修握紧了防护栏,指节捏得发白青筋微微暴起。他不禁为雷狮提起了三分胆,男生的异能是什么他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只好仔细观察着男生的动作。

雷狮看到对面的男生主动冲过来之后挑了挑眉,也是不退反进,一下子又缩短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而男生看到他冲过来之后倒是微不可察地瞪了瞪眼,心下似乎也立刻有了新计划,他一扬手高喊一声“出”——场地突然发生了异变,先是震动得令雷狮难以站住脚,然后从刚刚锤子敲击地面破裂的土层里绿色的藤条疯长出来。

那些藤条宛如有意识的蛇群,迅速缠住了雷狮的脚踝,雷狮被拉扯了个措手不及,差点倒在地上,续而藤条得寸进尺地捆住他的手,他被那些绿油油的植物根须缠得动弹不得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安迷修看着却百思不得其解,雷狮属于电系的,若是想挣开这种草系植物,明明只需劈一道雷便可以很轻松的解决,而雷狮的犹豫,究竟是在顾忌什么?

眼看着敌人已经冲到了面前,安迷修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甚至没注意到身边的实战老师已经站了起来,很严肃地盯着比赛场,战斗训练的的中止键已经牢牢被按在指腹之下。而想不到的是战场突然又发生了转折,雷狮没给老师留下一点按键的机会。

三道雷墙忽然拔地而起,雷狮的攻击真是丝毫不讲道理,没有太多的修饰,连技巧都吝啬,是一种单纯以力量的碾压。但是,令人惊讶的是男生居然顺着躲了过去,亲身体验过雷狮雷电的安迷修深知不该有这么简单。他躲着雷墙一直朝着被困住的雷狮方向前进,他做的是对的,目标永远是最先级的——如果目标还在那的话。安迷修看见在雷墙升起的瞬间雷狮以几秒的小电流迅速摆脱了藤条的束缚,雷狮不可能没注意到,那些藤条只能从破碎掉的地面下钻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刚刚男生迟迟不露出异能的原因,他根本无法使用——雷墙使男生出现了短暂的视觉盲区,那几道雷墙比起攻击,侧重的根本就是掩护!

男生喜悦地冲到了跟前,迎接他的就是几截黑乎乎焦烂的败枝,他心里大叫不好,浑身寒毛都紧竖。不对,第四面墙从侧面出现了……男生回头,雷狮的笑意比他更深更狂,还带着胜利者的得意,他的锤子猛然对头砸去——

他自己就是最强的雷。

“——雷狮!”安迷修听见警报声,旁边的实战老师终于按下了中止键。

玻璃罩内的雷狮耸了耸肩,他的锤子停留在离脑壳只有几厘米的地方,还威吓似的抖了抖。但他显然意志还很清醒,男生感觉到杀意解除腿软地倒在地上不停颤抖。大屏幕上的中止两个大字后面就是一个大大的雷狮头像,还带着金色的WIN字母。他们的编号就是他们的入学成绩,安迷修下意识看向雷狮的编号,004。

雷狮的入学成绩是第四名,比他还高一名。

然后雷狮似有察觉地抬头看过来,以胜利者的姿态抬了抬下巴,环视了一圈观战台上鸦雀无声的同学——最后目光锁定了安迷修,他笑了笑,举起手,紫色眼睛里未褪的光亮好看得要命。

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奉陪到底。”安迷修轻声说。




————————

余生都陪下去吧安迷修同学。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