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

老号,偶尔上,不更新了
底线是亲友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踏雪抽枝 (异世界观)02

战斗天才安迷修x战斗天才雷狮

异能,学院,末日成分,注意避雷。

第二章就进入回忆杀了()

踏雪抽枝  02





两年前,和平期。

安迷修打了个喷嚏,他提着又重又沉的行李箱站在aotu特殊战斗学院的校门前,被那里战斗的硝烟气息狠狠激了一下。aotu特殊战斗学院,也称特异学院,培养军事方面的人才,安迷修曾经无比憧憬这里,从孤儿院被师傅领养出来长大的安迷修很有天赋,他的异能相当强大,包括剑技也炉火纯青,而最敬爱的师傅在他长大的途中就去世了。如愿地考上aotu特殊战斗学院之后他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总算是没有给师傅丢脸,他把自己的两把武器别在身后,提着行李箱,来到了王都,到了门口却有些感慨起来。

战斗学院到底不愧是战斗学院,全国第一的战斗学院就更是威武。学校大门宽敞明亮,一路上环境极好,粗略扫了一眼各式训练场一应俱全,安迷修惊叹完了便提着行李箱向自己预定好的宿舍走。宿舍楼也同样高大干净,他顺着纸条上的【5270】一点一点找,于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宿舍。宿舍原本是两人间,但是因为安迷修的特别申请和成绩优秀带来的优待,这个房间只有他一个人住,宿舍很宽敞,两张单人床,小书桌,供放置衣物的架栏,还有视野不错的阳台——都比得上安迷修之前租的小套公寓了。

突然安迷修的终端响了起来,这是校内用终端,他有些困惑又匆忙地从自己包里找出那台终端,它被压在最底下,安迷修的手慌慌张张地拨开自己的换洗衣物。他才刚刚入学,这部终端里面甚至还没有登记过一个号码,这个电话究竟是谁打给他的,安迷修默念了一下那串数字,确认自己确实不认识,点击通话之后搓着指尖很有些不安地轻声开口:“您好……?”

“安迷修同学是吗?”电话那边的陌生人蓄着笑意单刀直入:“你的入学成绩很优秀,我是这所学校的教师,也是执行局的教官之一。按理说不应该在你入学第一天就来打扰你,但是我有个不情之请,我们执行局很看好你。上层决定通过我向你发出一个任务,如果能完成这个任务,执行局等你毕业后就会对你主动抛出橄榄枝。”

“执行局?”安迷修愣住了,他对执行局这个名字太熟悉了,正义的代表方,整日奔波于执行各种维护和平的任务,可以说之所以人类还能这么安定地过下将近百年,有一半以上是执行局的功劳。他们清除怪物,解决各种突发事件,也惩罚那些利用自己异能去做卑劣之事的狂徒。最重要的是——他最尊敬的师傅,曾经也是执行局的一员。他还小的时候也曾憧憬地仰慕着师傅帅气的背影,想成为和师傅一样伟大的人,觉得自己的师傅顶天立地就像童话里拯救众生于水火的大英雄。而进一步接近师傅的机会就被电话对面的那个男人不温不火地抛出,安迷修顿时不敢再对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抱有任何懈怠。

任务,安迷修揣摩着这两个字,他紧张得甚至蹭了蹭自己的衣袖,他还在最意气风发的年纪,何况摆在他面前的又是一盘正巧戳中了他软肋的美味馅饼。即使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往往天降馅饼都有毒,但是对执行局的渴望远远要盖过他对未知的不安,这是他幼年便扎进心头肉里使劲汲取他的血与精神的梦想啊,深深地埋在心里一埋便是十几年。男人的话无可置疑地打动了这个年轻的男孩,当自己离理想似乎触手可及的时候,安迷修跟每个平凡的男孩一样显露出了最大的激动。就像是沙漠里的苦行者等到了天将雨露的机会,或者是寒冰里一颗种子正在奋力挣扎开那层固封。安迷修是要抓住这个机会的,他当然要,但是……安迷修转了转眼珠子,续而犹豫地想,任务究竟是什么呢,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总必要磨其心智。安迷修想不到自己将要接受的是什么磨炼,他舔舔干掉的下嘴唇,即使自己对于这个条件几乎没法抵抗,但是安迷修还是要坚持着自己的一套原则的,违背这个原则的就算把这个执行局一起送给他他也不干。

对面的男人笑了笑,像是意有所指地哼了几声,然后用相当温和的声音告诉他这个任务的详情。并不是什么大事,男人说,只是拜托身为同学的你对一个人多加监管,他的家里……反正大概是这种原因,太过重视他了。于是便来拜托执行局定时汇报他的情况,但学校内部的事其实我们是无权插手的,如果你愿意就是帮了我们个大忙。

安迷修认认真真地听完,也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有点遗憾似的,他冒出个模模糊糊的鼻音,终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下来。对面的人对于他的同意似乎挺满意,意思意思关心了安迷修几句之后对面似乎就打算结束这通电话。安迷修赶紧叫住他。

“等一下,那个同学的名字,我还不知道呢。”安迷修说。

“喔,他叫雷狮。”对面的男人顿了顿:“不过我想我就不用给你发照片了,事实上我也没有这种东西。毕竟那个孩子可不是会被埋没在人群中的存在。”

“放心吧,你看到他的时候就会明白了。”男人轻飘飘地说:“他可够耀眼的。”



既然放置好了行李,也换上了整整齐齐叠在枕头旁的校服,安迷修一边苦着脸给自己打领带一边想着自己也应该去班级里露个脸了,领带这种东西孤儿出身的他当然是没接触过,打了半天也没法弄得服服帖帖,于是干脆就松松垮垮系着了。

宿舍楼离教室不算远,安迷修一路小跑,权当锻炼身体,刚好也给自己空点时间想想刚刚发生的事。他去教室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去看看自己的任务对象究竟是什么样,雷狮,他咀嚼着这个有点嚣张的名字,既然姓雷,家族又能对堪称第一军事机关的执法局施压,其实这个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世界上能做到这个地步的,想必也只有一个雷家,雷家在目前的军事界地位极高,上一任家族已经去世多年,目前都是雷家的长子在打理。如果说执法局是守序的正义执法机构,雷家则更像为战争诞生的暴力奇才聚集的家族,他们信奉刀口上舔血,信奉武力也喜欢以暴制暴,他们在目前怪物横行的世界更像是如鱼得水。虽然和平已经保持了将近百年但谁也说不准那群怪物们会何时反扑,局势逼迫下连执法局也对雷家礼让三分。雷家的名头多响啊,安迷修想,就连自己也听过一些,在那些叽叽喳喳的中年妇女口中或者满面愁容一副我忧天下人的大叔的报纸上,关于雷家最叛逆的三少爷,这个三少爷行事百无禁忌,从不对权威有任何恭敬,经常把他的亲大哥气到跳脚,现在想来,这雷狮或许十有八九便是那个恶名昭彰的三少爷了。

安迷修已经走上三楼了,他看着用烫金体写着一个大大S的班级标牌,叹了口气搭着门把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接下了个麻烦差事。不过他倒是还有点希望的,毕竟记者话夸大不可信,市井更是闲谈信三分,或许信它三分都多了。没准三少爷真是个乖乖孩子,自己岂不是要误会人家。安迷修这么想着也有点舒畅了,一推门正打算摆出一个笑容向大家问个好,便忽然敏锐地向后一个反跳向左撤开一格,大开的门内一股强烈的冲击夹杂着呲呲的声音横冲直撞出来。

安迷修保持着半俯下身的姿势捻了捻自己的耳侧一撮头发,果然末梢已经有一点焦了,随着他的动作便化为一点黑灰粘在他的指尖上。他不善而警觉地盯向门里突然发起袭击的人,刚刚那绝不是普通的火焰,那霸道的冲击和自己手臂现在残留下的酥麻感,那是雷电。

安迷修想,看来这次是例外,那些传闻半些没有虚构。

笑吟吟地坐在讲台上的少年,单手抱着单膝,另外一条腿轻轻松松地放下摇晃着。修剪得干脆利落的黑发,用一条白底印着灿烂金色星星的头巾素素系着。安迷修忍不住要怀疑起童话书里丑了吧唧的大魔王,这个人明明刚刚还坏透了给他来了一发措手不及,却长了一张好看到让人不忍心下手的脸。他依然顺着细碎的额发往下看,却撞进一双幽深的紫瞳,那里面像是藏着这个世界的诡异密宝,宛如夜空中璀璨的明灯一样诱人。

那少年露出个很不客气的笑容,安迷修看见他唇下探出一点的寒白虎牙,心里一屏息,便听见这个人悠悠闲闲唤他。

“嗨,新同学。”

他本想反驳你明明跟我一样。

但却说不出话来。

那个人说得没错,他暗自赞同,雷狮这个人真是够耀眼的。







评论(10)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