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柒🌛

还活着。
亲友至上。
cn十柒=十七

头像是大本命日日树涉。

安雷双担洁癖
淡圈了

三木☆九木☆日尧,很重要。

绑画☞@🌜日尧,不许撩是我的。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踏雪抽枝(异世界观) 01

异能,一点末日成分,战斗学院因素。

战斗天才安迷修x战斗天才雷狮。

大概是he。


踏雪抽枝  01

-1

安迷修吐了一口白雾。

他坐在凹凸联盟cf24号直升机上掠过这片天空,原本整整齐齐的棕色头发都被吹得很有些放荡不羁。冬季的冷风冻到他鼻尖都发红,何况又是高空,他戴着黑色手套敲敲机长的背椅肩,示意他可以打开机舱门了。他在高空探出一点头,旋转的机翼划破空气的声音几乎贴在他耳畔,他往下看,看见一片仿佛身处地狱一般的城市。

浓烟和火焰的硫磺味从城市里蒸腾而起,被烧灼至焦黑的残湮废壁,在水泥石块中猛然弯曲拔折的粗厉钢筋。安迷修眯了眯眼睛,那些怪物的尸体都焦烂,从伤口处或多或少地流出恶臭的脓水。原本在高空看来只如一颗沙粒,但他佩戴的眼镜将战况放大了数倍,在赤裸地暴露怪物尸首的时候也清晰地把受难的人民的惨状放大了数倍,安迷修有点反胃,但还是逼着自己看下去。那些人大多已经残缺了肢体,都是没来得及撤离或者没得到救援的居民,这座城市昨天或许还是安居乐业的普通小城市,今天却已经葬送进了怪物的指爪。

他顺着那些破裂的街道向边境处看去,一道突然拔起的巨型城墙,用厚重的砖石堆砌,可能还有异能者在此把守,但现在却是直接毁出了一个大洞口。那个大洞的边缘破碎地粘着血肉,也不知道是人的还是怪物的,安迷修想像那一刻的场景,大概宛如末日再次降临。这不是第一道破掉的防线,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道,没人知道那些怪物从何而来,也没人知道为何它们具有如此强大的袭击性。随着那一天末日降临,怪物嘶吼,异能者诞生。人类和怪物的战争就一直没有结束过,军队被不停地派上一去不回的战场,却无力挽回人类节节败退的战局,最后人类发现只有拥有神明恩赐的人们尚可维护这个脆弱的世界。异能者们并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他们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和平,一守护就是百余年,而最近怪物却突然发生异变,就像有了头脑,人类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

不过安迷修此行来这里,却不是来作为参战人员的。这里已经被先行清扫过了,遍地的怪物尸体便是最好的证明,有了这个教训怪物们最近也会稍微收敛一点,短期内大概不会再次重复进攻这个地区。安迷修又吐出一口气,白雾渐渐在他眼前散了,他咧咧嘴说:“到这里就好了,师傅,接下来就不是直升机能进去的范围了。”

“说什么傻话,我虽然不是异能者,但是我开飞机的本领还是一流的。”四十出头的机长有点不服气,冲安迷修吹牛:“这片区我熟,不会有事,何况这还在空中呢,年轻人别太心急。我机上没给你配降落伞的。”

“我不需要降落伞的。”安迷修无奈地笑笑,他自然再清楚不过自己是来做些什么的。他还不算执行局的人,他顶多就是一个实习执行生,之所以会被派来这边是因为有件只有他能完成的事就在这块区域。如果他不能将这件事解决,会演变成让上头很困扰的大问题。而这件事是不能让普通人插手的,何况普通人根本帮不上忙,他预估着时间,拍了拍机长的肩膀露出个笑容:“前面会有雷暴雨,您还是返航比较好,我从这里直接下去就行。”

“雷暴雨……?”机长咕哝着,他对这个年轻人的话似信非信。

“是啊。”年轻人安迷修笑笑,为他指指前方的天,轻声说道,你看,这不是下雨了吗。机长撇过头,没有注意到安迷修脸上的晦暗,暴风雨确实强烈,诡异的是它就只覆盖着一个极小的地区,就像是有人捏着神的手控制了这场雨。在这场肆意妄为的暴风雨中似乎还夹杂着银白的雷电,电与雨搅浑在一起融合为一团诡异的雾。机长这么多年的驾驶经验却从未见过如此奇观,震惊得瞪大了眼睛,连年轻人已经站在机舱旁打算往下跳了都没有察觉。

直到安迷修呼地跳出机门,机长才大梦初醒地朝他的座位看看,发现年轻人已经跳下去之后便彻底慌了。他赶紧联络上总部,报告了年轻人直接从直升机上跳下去的事情,执行局总部的人显得很淡定,甚至只是嗯了一声。

“放心吧,那是我们最有潜力的新人之一。”那人的口气就像在讲着自己晚餐要吃些什么:“他不可能有事的,何况这件事只有他能做。你可以返航了,他会完成任务自己回来的。”

机长乖乖地断了联络,执行局的人把手里的电话转了几转,然后随手把装着事件资料用蜡印封上A的标志的袋子丢进垃圾桶。

“祝他好运吧。”

安迷修从空中坠下。

他当然知道自己不会有事,也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说实话他刚刚的安静冷静都是装出来的。他现在心里乱成一团麻,他从接到有任务的通知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没想到最差的预想居然一语中的。正是他最不希望出现的情况出现了,执行局的人迫不得已,只好委派他前来,他急急忙忙穿了行动服佩上自己的武器就坐上直升机,听人简单地被叙述了发生的事情之后,他的心凉了半载,来到这里看到那场暴风雨的时候更是牙都咬紧了才使自己的指尖没有暴露出颤抖的样子。他比世界上所有人都更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有人的异能力值失控了,而且还是大型失控,这个失控固然挽回了局面,但是代价就是这个异能者短时间甚至可能会失去意识,这时是最危险也是最容易被袭击的时候。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别人失控,但他痛恨这次没有来得及赶上的自己。

雷狮失控了。

他心里明白失控的异能者对于政府来说就像一个隐患和定时炸弹,他们随时都紧紧监视着这些有偏差值的异能者们,好在他们失控之前及时杀掉他们。之所以被雷狮逃过这么多次,原因有一就是他的异能实在太过出挑的强大,如果抹杀就意味着自损了一步巨大的筹码。加上雷狮的身边有安迷修这个能适当束缚住他的人,政府才好心放过雷狮几次,而这次的失控已经远超普通失控异能者的范围,把整个地区卷得乱七八糟,怪物们尸横遍野雷狮也不知所踪。想必政府又要重新斟酌雷狮的死活了,这样的不受控的野兽向来不受欢迎,谁都怕有一天野兽反咬一口,可以说如果不是有安迷修这根纽带,政府可能早已对雷狮展开一些行动。之前机长看见的小型暴风雨已经是压缩过的模样,格瑞已经来过了,但是却无法深入暴风雨内部,只能将暴风雨尽力压缩,失控的异能会护在没有意识的主人身边,如果没有意外,雷狮就在暴风雨里的某个角落沉眠。

只有安迷修能进去。

安迷修握紧了双拳,汗从额角滴落,他的下落终于要结束,他即将降临到附满冰雪的地面上。

他不能让雷狮出事。

隔了半座城的风雨,呼啸着往他脸上打来。

评论(10)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