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

老号,偶尔上,不更新了
底线是亲友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瑞嘉】辉夜姬


景鸿老师催我更新了,可我真的很忙……只好发旧稿来抵赖一下(?) @景鸿想要睡一个好觉 

没什么要讲的,安雷瑞嘉看准cp,大学pa,很可能不会有二……时隔两年会更新的大家不要着急打我……年前都很忙很忙很忙。


海盗团出没,嘉雷cb向闺蜜组

一个小甜饼儿



-1-

雷狮欠嘉德罗斯一个人情。

忘记是什么人情了,帮打饭还是替他顶了个班,把作业借给他抄过几次还是在轮到嘉德罗斯和他值日那天他有事先跑了。总之雷狮欠嘉德罗斯一个人情,然后嘉德罗斯现在来讨债了,在他正在下铺火拼游戏的时候嘉德罗斯从上铺幽幽伸了个头下来,雷狮习以为常正要随口侃他几来句,然后嘉德罗斯用一句话把他吓得把宝贝手机丢下了床。

「雷狮,我发现你还挺好看的。」

惨叫了一声之后的雷狮吓得面目僵硬的看了嘉德罗斯一眼,发现对方探询的目光居然极为认真,雷狮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试探着说:「你家的那个冰山满足不了你了?」

嘉德罗斯听了想打人,可是看着面前一副「我洁身自好不约不约」手里还虚伪的抱了个枕头装害怕心里不知道乐呵成什么样的雷狮他还是没能打下手,有求于人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糟糕,嘉德罗斯严肃的想。

「雷狮我跟你说我能和你做朋友绝对是为了锻炼我的忍耐度,不和你瞎扯,你还欠我个人情,不去也得去。」

「切,帮个忙还不简单。我说你有事就直说啊嘉德罗斯,你刚才那句话格瑞听了都想打我,」雷狮松了口气非常不在意的挥挥手,然后探了几把从床底拯救起他的手机,心疼的吹了吹手机钢化膜上多出的几道痕迹然后兴致勃勃的准备开锁继续那场被中途喊停的战斗:「然后呢,你要干嘛?」

「放心,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格瑞那边有个舞台剧人不够,你帮忙凑个数就行。」嘉德罗斯对雷狮的进度表示了相当的鄙夷,:「渣渣你能不能别跳了,那边有怪。」

「爷乐意……等等你说什么?」雷狮猛然抬头一脸不可置信,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晃了好几下:「舞台剧?嘉德罗斯你脑子没坏吧。」

「我也去了,别晃。」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说:「我和你一样是音乐系的,格瑞那边的指导教授是秋教授,她同意了丹尼尔也不会反对。我们只是去凑个人数。」

「开什么玩笑,」雷狮十分嫌弃这个说辞,:「我们音乐系去趟演剧系的混水……好吧舞台剧,真当观众是傻喔。嘉德罗斯你醒醒,我们不会演戏,演剧系什么时候缺人到需要外援了?就算缺吧你去还能算家属陪同是不是,我去干嘛,杆那儿高歌生活真美丽吗?」

嘉德罗斯收回他犀利的目光,听完了雷狮的吐槽之后他非常镇静与简单干脆的回答了雷狮的问题并且让他无话可说。

「因为演剧系这次玩的是男神主题。」

演剧系,顾名思义,腰细腿长用颜吃饭。凹凸大学的演剧系就更有名了, 出去演出都算是常有的事,个个帅得清新脱俗美得难以言表,常届囊括历届男神榜前五乃至前十,但是俗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帅的鸟就有比他更帅的鸟,好比你是个高个不能否认但是比你更高的站你旁边顿时你也觉得自己小鸟依人。很不巧雷狮就属于这种高个中的高个,凭着一张脸直接碾压——注意是碾压——一众演剧系男生,成为了凹凸历史上的一个神话。

凹凸今男神榜,和他同属音乐系同班同寝室好闺蜜嘉德罗斯位列第一力压群雄,不过这个力压群雄里掺杂的更多是对于那张正太脸正太身的母爱和对于他这个超级神童连连跳级的仰慕。而演剧系的格瑞位居第二,一副冰山脸常年不见表情,据说有个发小是隔壁数学系的。而体育系的银爵以常年健身的让人尖叫的肌肉排到了第三,虽然据说他最近神出鬼没排名隐隐有要掉下的趋势。第四的就是雷狮,如果说嘉德罗斯是正太,格瑞是禁欲,银爵是冷淡,雷狮最招牌的就是他特有的锋利的美感。这绝对不是故弄玄虚,雷狮人如其名,如狮子般锋利也如雷光般闪烁,美得锋芒毕露肆意张狂从不收敛。第五名是演剧系的安迷修,和雷狮完全相反,让他最为出名的是其身的气质和他翩翩君子又柔温似水的性格,对女性优雅而且和善。据说曾经追求过医学院的艾比,却被艾比凄惨拒绝。然后就是据说是个恶心帅之类的传闻了。最擅长的是尬聊和尬撩,自称是个最后的骑士。

演剧系的人脑子有问题是有名的,最有病的绝对是安迷修但是其他人至少也有参差不齐的病——雷狮一直坚定的这么觉得——演剧就演剧吧还特别喜欢弄个主题。如果嘉德罗斯的亲属情报没错,上次是女神主题,上上次是纯白主题,对比之下这次的男神主题也就不突兀了。可是既然是男神主题那演剧系的两大招牌格瑞和安迷修肯定要出动了。格瑞和安迷修一出动顿时反衬严重,平时再怎么觉得好看的人丢到他们旁边都像是哪里捡来的野草根子。一群野草根子和两个男神明显达不到演剧系一向的刻薄审美和基本要求——所以格瑞打了个电话给了嘉德罗斯拜托了他来帮忙,嘉德罗斯无法拒绝,当然也很乐意顺手拽他的好友雷狮下水。

开玩笑,要是真就自己去了,还指不定要被雷狮那家伙录像嘲笑个多久。嘉德罗斯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当然其中也确实是包括了公正的判断,他再这么样还是有帮格瑞的职业道德的。反正雷狮也是第四名,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白不利用。要说站在他们旁边天赋头脑颜值各项都能丝毫不逊色的——除了雷狮,嘉德罗斯真想不到几个。

雷狮显然也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碍于他实在是不想站在舞台剧中间当个电灯泡或者花瓶,雷狮还是很想做个垂死挣扎。他隆重的向嘉德罗斯推荐了帕洛斯和佩利,而且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他们有多合适,结果被嘉德罗斯一句话秒杀。

「他们早就去了。」嘉德罗斯很骄傲的白了雷狮一眼,生动形象的表达了自己对雷狮消息不通的鄙视:「渣渣。」

士可杀不可辱,雷狮果断拍板。

去就去,死就死,谁怕谁。

-2-

嘉德罗斯倒真是没骗他,帕洛斯和佩利真的去了,帕洛斯佩利和雷狮算是多年交情的老友了,能互爆黑历史以前还一起成立过一个叫海盗团的组织那种。帕洛斯的回答很无辜也很无懈可击,他说就是图个有趣嘛,而且教授都答应去了有积分啊,就当去玩咯,老大你会去才是让我不敢相信呢。佩利就不用问了,基本可以确定是被帕洛斯拐过去无疑了。雷狮禁不住想起自己高三的弟弟卡米尔,今年过了他大二卡米尔就也该大一了,以卡米尔的成绩来凹凸是绝对没跑的了。不过此刻他只庆幸卡米尔不在,要是卡米尔在他简直无颜自称兄长。

在雷狮心里舞台剧就是一群人浓妆艳抹的上场群魔乱舞的下场,他高中有幸陪卡米尔一起去看过一次。全剧他几乎都想把自己的眼睛戳瞎算了,那都什么玩意啊,一群人一点演技都没有演得他看着都尴尬万分。卡米尔显然也不喜欢,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忍住没有说话。然后自从那之后雷狮也对舞台剧敬而远之,用他的话说宁愿抽那空多打几盘游戏。

现在他居然还要亲身披挂上阵了,顿时感觉到人生艰难的雷狮一边接电话一边锁门。电话那边是他没良心的室友嘉德罗斯,本来说好演员们今天下午四点在凹凸大学的一家咖啡厅里聚个面,嘉德罗斯和格瑞那种正处于热恋……或者说是据嘉德罗斯说是正处于热恋中的恩爱情侣当然是早早出发去黏糊丢下他一个了。嘉德罗斯说雷狮你出发了没,我和格瑞已经到了,凹凸家咖啡厅你别走错了!雷狮说知道您老和那个冰山黏糊了,咱们小点声好吗,就你那吧唧直响我都听不下去?然后雷狮一收钥匙就走,去凹凸家还是挺近的,他算着也就十几分钟,干脆掏出手机就开始刷那种低级简单的小副本。

他一边戳手机一边慢慢的走,抬头发现差不多到了就开始收手机,结果正要开门时看见一个男生的手也刚好伸向门把。他顺势就一转眼,对方明显也是一愣,然后就是一个对视他们互相认出了对方。

「哟,小骑士?」

「恶党,你怎么在这?」

想不认出都难,都是学院的风云人物还是本系前三,男神般的两个人物。但是对于安迷修和雷狮又有点不同,他们两个完全就是宿敌那样极其漫画情节般的存在。互相看不惯对方的理念和观点,见面虽少但是逢见必吵。雷狮不愿意来参加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看到他,演剧系一直是格瑞和安迷修的专场,来了就肯定会看到。而看着安迷修吃惊的表情雷狮心情很好,看来格瑞还没来得及告诉安迷修他要来,没准安迷修强烈反对一下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退休了。

「来参加你们的舞台剧啊,干嘛,不欢迎?」雷狮一边露出那种很张扬的笑容一边说,他笑起来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也微微眯起来,修长的睫毛在眼下扫出一片淡淡的影子。

安迷修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犹豫了一会才又开口道:「恶党你不是很讨厌舞台剧吗,你可别是来捣乱的啊?」

雷狮无所谓的朝窗口旁边坐在一起的瑞嘉二人努了努嘴:「我倒也不想啊,你问他们好了。」

外面是夏天,今天的咖啡厅被包场了,所以座位很宽裕,但是大家还是很自觉的没有成为瑞嘉两个人的电灯泡。雷狮很自然的走过去挑了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坐下,就着店内的冷气抖动自己还热的很的黑衬衫。那件黑衬衫本来就是低领,加上雷狮毫不在意的抖动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形状之姣好连安迷修都不得不承认配上雷狮那张脸真是个大杀器。

雷狮今天穿得很随意,一件画了些奇怪白色符号的黑衬衫配一条十字架银项链,然后是破洞的紧身裤,微微卷起的裤尾下是一截线条紧致的小腿。总之除了那条从来不换款式的头巾每处都是休闲但是又处处不显得过分突出的衣服,安迷修忍不住对自己常年只有一件白衬衫一条黑黄领带还经常系不好而感到愧疚。他不着痕迹的悄悄把视线收回来,随便挑了个地方坐下。

「人好像来的差不多了,这个阵容可真是够豪华的了。」文学系的大佬凯莉咬着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棒棒糖含糊的啧啧着。她身边坐着她同系的安莉洁,这两个就是这次舞台剧的排戏和写剧本的编导了,也是学校里有名的美女们。

被强制拖来的金摸摸脑袋,正想开口说话,紫堂却就先一步从厨房里出来了。盘子里是一些挺好看的小点心和杯子蛋糕什么的,他有些弱弱的说了句「不嫌弃的话,请、请用吧……」然后又跑去泡茶了。因为甜点气氛的沉默倒是缓和了点,雷狮是唯一没动的人,安迷修看着雷狮,雷狮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不过点心确实很美味,安迷修想。

「好的,想必大家也知道了我们聚在一起的目的,就不废话太多了……这次的舞台剧是我和安莉洁负责,我们选的剧本是《竹取物语》。」凯莉终于吃完了棒棒糖和点心,开始讲起了正经的事情。

「竹取物语……」安迷修想了想:「辉夜姬吗?可是我们这次都是男生吧,不太方便吧?」


「男扮女装可是中华自古以来就有的文化之一,现代人对传统的奉行有意见吗?」凯莉笑吟吟地,却给人一种她目露凶光的感觉:「放心吧,我们抽签决定。够公平公正的吧,还请各位给个面子。」






评论(9)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