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

老号,偶尔上,不更新了
底线是亲友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中长】镜像孤独症 03

更新一下以表自己还没有坑)镜像孤独症背景,安雷中心,这章依然含有瑞金成分。正剧,19大学生安x18酒吧老板雷


@水消失在水中 写给九木www虽然她目前应该还看不到。愿意看这篇的人真的非常感谢,本章多为铺垫。

我永远喜欢安雷酱(??)

前文:http://sevenlion.lofter.com/post/1d5e8b69_10c4b4a5

前文2:http://sevenlion.lofter.com/post/1d5e8b69_10c6af74


不能用的话请戳头像……!


正文↓↓↓↓






「格瑞你好冷淡啊——」金委屈地戳了戳前桌白发少年的背脊,尽管他他一幅很严肃的样子并没有因此出现一丝松动,也依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金自觉无趣,可是翻了几页书依然是读不下去,本来天气就很好暖乎乎得让金很犯困。金其实很想翘掉这节听不懂的理论课,随便去哪里都好,不过这理所当然不在格瑞可纳入的范围中。他一边咕嘟着格瑞跟小时候好不一样了,一边转而四顾寻找起安迷修的影子来,却发现今天的安迷修似乎是在缺席名单中的:「安迷修请假啦?真少见呐,格瑞你知道他怎么了吗?」



「大概是生病了吧,之前发了短信给他确认过,他说现在有很重的鼻音所以就不要给他打电话了。」格瑞合上书先是瞄了一眼已经准备掏手机给安迷修打慰问电话的金,格瑞叹了口气揉了揉额角劝止了金。这种骗笨蛋的理由大概也就金这种一根筋的笨蛋会信了,格瑞心里清楚安迷修绝对不是那种因为生病感冒而请假的人,而且短信的语气相当不对劲,有种比以前还要更让人想要迅速结束这段对话的疏远感。




「格瑞你终于理我啦!」金很欢欣鼓舞又极为亲昵地搂住格瑞的脖子:「那我给他发短信他会看吗,不然我们去给他带药吧!」




「他只是感冒而已,好好休息明天或许就会过来了。」格瑞编造着谎言叹着气一根一根把金的手指掰开,然后习以为常地把金的胳膊从自己的脖子上剥下来,那确实是勒得他有点喘不过气。




只是感冒吗?金惊讶的又问了一遍,他会感冒的吗!




只有笨蛋才不会感冒。格瑞不动声色地看了金一眼, 也许不仅如此吧,但是又怎么样呢?




无论是他还是金都没有权利去干涉他的任何空间,格瑞和安迷修都清楚他们成为这层薄淡关系的前提就是他们很像。都是孤独久了的都是不爱接触的,就像两座冰山靠拢不会融化,而他如果试图变成火源,那安迷修将会在他融化之前果断逃离。他做的出来,格瑞很相信,安迷修这个人远比他看上去的要危险可怕,金在安迷修的眼里看见大海,于是金赞叹说你有一双很美的眼睛喔,格瑞不说话,他看见在那大海之下鲸鲨搅动泥沙,船只在暴风雨中触礁潦倒。




这也本该是他的选择。




他不能揣测出为什么金是不一样的,就像他不能明白那个安迷修为何会由此困扰。安迷修的病大概是子莫须有,只是他们恰好心知肚明。安迷修会请假的理由肯定不是因为今天食堂的午餐面包里加了青椒榨鱼腥草汁,那就是和他的打工有关了,一个老板……是老板,却似乎比他们还要年轻些,他能从安迷修偶尔提起的叙述里闻到非同寻常的气息,大概也是那位不见经传的老板所致,这么想一定是没错的。




像是确定了正确答案一般,格瑞的笔壳在桌子上敲击出清脆的声音。



金注视着发小露出了一点肯定的表情,偷偷摸摸缩回身子收回手坐回位置上从包里摸出手机给安迷修发慰问短信,想了很久也不知道发些什么,只好以平常的方式干巴巴地问了句:「你还好吗?」



安迷修躺在床上半抬起手把手机从床头柜上拔下来,你还好么,答案是毫无疑问的否定。如果他现在的样子也能和好沾边的话,对于好的定义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他用手臂搁在眼睛上挡住所有视线,手臂的温热在眼眶旁微微润出些暖意。他想起某本书里说人越大才越受不起刺激,又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蠢得可以,因为被解雇了失去了金钱的来源,还是因为被解雇了被切除了生活的一部分——或许都不是,只是切头去尾,只是被解雇了罢了。




雷狮的话还在他脑海里转,包括那对明亮的,像猫一样的眼睛。是什么让他解雇了自己,亦或者说究竟是如何让他下定了决心。他们一直和不来,争吵久了倒也是有了几分罕见的默契,雷狮是个很清醒的人,情绪做事比理性做事的可能性小太多了。安迷修又自认并没有做错过什么,每个客人都能对他的服务与微笑报以满意的评价。





也许是因为他找到了一个更棒的店员,打架比他还在行,也可能是不会打架的乖孩子不会和他怄气。也许是雷狮对他的调酒技术很中意,他能调出一杯很棒的‘星辰美景’从底部海洋的清澈渐变到上层星辰闪烁的夜空,那可是雷狮的拿手活。也许只是雷狮生他的气而已,他揍得可够狠的,像是撕碎某只献祭的羔羊,不过雷狮才不会是被乖乖撕碎的羔羊,哪有羔羊能有他那样锋利的眼睛。安迷修没法控制自己不往最糟糕的境地去想,也许是他要收拾行李离开这个城市不得不要抛弃他了……对了,就是这个,离开。比这座城市美丽的地方多了去了,生意会更好还可以见到腰肢盈盈一握的漂亮女孩,面对那些响亮的亲吻声和金箔银粉气息谁不会心动呢——所以是这样的,最合理的,就当是这样吧!安迷修就想,那也可以和我说啊,问我和不和你一起走……虽然讨厌你但是我不会拒绝你的要求,我能帮你做什么这倒是有待商议,但是带我走的话我都可以慢慢学,开车我也可以去考驾照。就只是陪着他的话,不过如果只是这样就值得我丢掉学业,丢掉朋友和那些在我身边的人吗,他们都很重要的,这笔交易安迷修亏得太大了。



可他好像着魔了,安迷修想,可他还是愿意。




安迷修可以去领个其他工资,随便什么,年轻的他去哪都是可以顺利打到工的,打不到也可以用奖学金
勉强度日。酒吧的打工并非是那么急切和紧迫,只是要离开那个人的未来让他慌了手脚。



安迷修点开回复框,模仿以前的口吻打了个「没事,我很好。笔记能拜托你吗?」的短信过去。他无声的笑了,就咧开一点嘴角,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似乎看见一个冰冷的麻木的安迷修也在看着他,那个安迷修很安静,抱着膝垂着头,什么话也没说。当然,这当然啦——你是雷狮嘛,那个嚣张肆意的你怎么会理解我的心情,你朋友多圈子大,有足够的钱让你与朋友小酌一杯。你什么都有,但我什么都没有……不是没有,是不想要。和你一起离开其实我并没有损失什么,都是开玩笑的,这事就算对我没有一点好处…可我还是想要跟你走的。




可你偏偏也不是这样的,你从来不会因为营业额的好坏而发愁,也从来不会因为那些漂亮女孩的短裙穿得只有膝上三公分而多看她们一眼。他解雇自己的理由就是他不想要了,不想再多看见一个安迷修让他烦心窝火,也许根本就没有理由,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正当的理由。这个价格可以雇到一个安迷修,那么也可以雇到其他随便什么人。




手机屏幕又亮了,还是金,已经是上课时间了,他能想象出金偷偷摸摸在抽屉里给他回短信,格瑞不动声色地替他挡着丹尼尔老师的样子:「交给我吧!还有,我总感觉你不是很开心,加油,打起精神!」




金明明看起来像是个笨蛋,却在其他地方意外的非常敏锐呢……安迷修苦笑了一下,他没有再回,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手机屏幕是光源,他按掉屏幕之后顿时都黑暗下来。




金说得对。
不解决的话,会更难受吧。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