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柒🌛

还活着。
亲友至上。
cn十柒=十七

头像是大本命日日树涉。

安雷双担洁癖
淡圈了

三木☆九木☆日尧,很重要。

绑画☞@🌜日尧,不许撩是我的。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对面那个奶茶屋(中)

奶茶安x咖啡雷,为了赶紧让景鸿写后续暴打。没有逻辑。 @加载失败/景鸿

还有一篇就好了……一篇……。现代pa,过去提及。

正文





“店长,那桌客人已经走啦,你可以不用躲着了。”艾比充
满嫌弃的拍了拍后台的门,安迷修有点紧张的打开门,往桌子上晃了几眼:“他们看起来怎么样?”

“就算你这么说……”艾比指了指:“奶茶倒是全喝光了吧,对了,其中一位给留了个便利条,就是这个。”

她从衣袋里翻了翻,很容易就翻到了那张便利条,她把便利条塞进安迷修手里。那是张米白色的便利条,很整齐干净,上面用再普通不过的黑笔随意写了个【很好喝,谢谢。】,他认得那个笔迹,是雷狮留下的。

安迷修屏了一息,续而他用指腹反复磨硰那几个浅浅字迹,微微的凹陷里似乎有咖啡的香味攀指而上。

“店长,你是不是喜欢他啊。”艾比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他,有些调侃意味的托着腮。其实这个店长,如果不说一些恶心帅的话或者做一些自以为帅气的动作的话,明明也就是个很棒,很温柔细腻的人的。此刻他注视那张便利贴,葱蓝色眸子一点点柔软下来,像是砂糖浸过的碧色海洋。

“是啊。”他轻声的承认。

“啊……哎,真的吗?”艾比发出一声惊叹,以难以置信的眼神反复审视了他一遍。她本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安迷修倒是非常爽快。

安迷修露出一个苦笑:“但是他不记得啦,”随而再次重复了一次:“他不记得我喜欢他了。”

“所以店长亲自下厨只为唤醒美人归?”艾比吐槽道:“店长你靠谱点啦,这里又不是言情小说著名场景。”

“谁知道呢,但其实没有这个意思啦。”安迷修挠挠头发,无奈的说,然后仔仔细细的将便利贴半折叠起来珍惜地收进了贴胸口处的口袋里:“也许我也是不太希望他想起来居多…我怕他的答案依然一样。”

哪怕鼓起了勇气,也有可能会败得一败涂地。在名为“爱情”的赌博潮流之中押上仅有的一切筹码。脑内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躁动着,激素在他身体里极速翻腾。于是他这么说出来了,在圣诞节飞扬的雪地里,他踩着厚重冰冷的雪层,彩灯和蛋糕香味在附近游走,却在那个人的清淡紫色里消匿得毫无踪迹,他在昏天黑地里输得只能落荒而逃。

三年,整整三年,那不是一个黑乎乎的电影镜头写着一个三年后就一瞬间变成了三年后,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自己一点点挨下来。一场表白的记忆在时间里灰飞烟灭,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他并不埋怨雷狮忘记了,甚至有点感谢他。他的拒绝对安迷修来说并不意外,没有人会随便答应一个不熟悉的人就像是真心话大冒险输掉了之后的表白,他暗中看着雷狮了三年,不同班甚至也没有什么交集。对他来说是蓄谋已久,对雷狮来说根本只是突如其来。连拍那一届集体毕业照的他也只是默默站在了最后一排,好朋友说安迷修你上来点啊,他看着站在第二排的雷狮摇了摇头,笑着说不了我就站这吧。

可是那三年又真的是那么珍贵的,在安迷修人生中最漫长也最温暖的三年,如果真的是说丢就丢就好了。他一扭头就能看见的松松垮垮绑了头巾的影子,他们像是火山地震之后崩裂的版图,那场使他们之间产生罅隙的表白分叉口之后,雷狮依然面向太阳春暖花开,身边热闹喧哗,而他无处遁形徒留原地,大概是因为花开就会凋零,所以永不发芽。

曾经也像是一伸手就能碰到的少年,都一点点再远了。记忆被时光磨碎为齑粉,在熹光下碎得无法拼凑。

安迷修淡淡垂下眼睫,没有注意到对面的雷狮有意无意地扫过这里一眼,顿了顿之后他轻轻关上门。



“店长,这是刚才隔壁送来的,一起来喝啊!”艾比兴奋的招呼安迷修,是难得的午休时间,她手上提着四杯咖啡纸袋,印着海盗的标志。安迷修本来正在清理用具,为下午的工作做筹备,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怔,连器具都还未洗干净便赶紧洗了个手走了出来。

“好香哎,是咖啡。”安莉洁很高兴的样子,随手打开一个纸袋,把咖啡盖掀起来,在浅棕色的咖啡上用精巧的手法画了一个拉花。拉花的形状是一个青色的柠檬,一看就是出自卡米尔之手,从下手到收手都干净利落也是海盗咖啡会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之一。而艾比打开的纸袋画着一个小天使翅膀,羽毛都仿佛寥寥可数。

“没想到还有特殊的标志哎。”埃米很感慨,随手拿起一个纸袋,却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把纸袋的正面朝转向安迷修,纸袋上赫然是雷狮的字迹,比之前更简短,写着一个“安迷修:回礼。”

艾比吹了声口哨,用看好戏的眼神看着安迷修,他却是完全完全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了。他的心脏猛然跳动起来,这是雷狮特意给他的,这个认知使他兴奋得指尖都在颤抖,他本以为自己不会如此没出息,但是果然雷狮是个太过例外的存在,他影响着安迷修的整个世界。

他勉强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欣喜,将还有一丝温热的盖子打开来,但是这个拉花却实在是不太好看。相比起艾比安莉洁他们的干脆利落,形状姣好,这个两柄剑的拉花只像是生疏又笨拙的初学者所为。歪歪扭扭还有些溢出界外,甚至还有点模糊,但是安迷修依然觉得棒极了。

这是杯没有让任何人插手的,雷狮做给他的咖啡。

只是……安迷修紧了紧握住纸杯的力度,咖啡在杯中轻轻摇晃。他不能确定雷狮是不是已经想起了什么,他清晰的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圣诞节,他就是穿着印着两柄剑的衣服向他轻声表白。那两柄剑最后也被他珍重地叠进了衣柜的底层,已经不能穿了,却舍不得就这么丢掉。

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安迷修叹了口气,咖啡还很暖。艾比和安莉洁满足的发出喟叹,就着手心里满溢的幸福感,比起奶茶店里呈上的冬日里的冰奶茶,热咖啡更像是这个寒冷冬日里让人为之有信心活下去的原因啊。

他望向窗外,雷狮和其他人正在装饰咖啡店,郁郁葱葱的圣诞花圈被他们比划着如何挂在窗上。

马上,就要圣诞节了啊。



——————————

凹凸为什么不是明天开播

要是安雷同框我爆肝一整篇安雷。

评论(1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