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柒🌛

还活着。
亲友至上。
cn十柒=十七

头像是大本命日日树涉。

安雷双担洁癖
淡圈了

三木☆九木☆日尧,很重要。

绑画☞@🌜日尧,不许撩是我的。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对面那个奶茶屋(上)

@加载失败/景鸿 太长了要分上中下(。)

是景鸿的六百fo点文。安雷only,奶茶屋安x咖啡店雷,对门是好文明。

明天就要出门我还在干什么(。)

正文。








对面那个奶茶屋



“我们迎来了非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雷狮愤慨地拍桌子:“最近我们的客源有所分流,都是因为对面那个刚刚开张不久的奶茶屋。我们必须引起一些重视!”



帕洛斯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续而又装作在认真思考着看了眼对面。冬天的时候一直都是咖啡和奶茶的主场,还很早,在咖啡店里暖气还没完全温暖空间的时候天气冷得帕洛斯手指都要冻红了。



这种时间点无论是对面还是这里都还没有生意,第一批客人至少也得等到十一点之后才会陆陆续续的登门,按理说休息的时间还有些剩余,无论是像佩利一样就着暖气枕个手臂补会眠还是像卡米尔那样窝在角落里看书都是不错的选择,可安迷修居然在外面擦起了玻璃,擦着擦着似乎还哼起歌。帕洛斯都不知道是心疼那双手好还是心疼那双手好。



安迷修绝对是个好邻居,他搬来的第一天就来海盗咖啡串门打了招呼,彬彬有礼的自我介绍道自己名为安迷修,并且殷勤的表示邻里关系和睦很重要。雷狮一度怀疑他是挑衅,以看傻子的眼神盯了安迷修三分钟,最后雷狮复杂的说他究竟有没有明白我们是竞争对手——这个问题好比雷狮问他是不是个真傻。




“美人计。”帕洛斯感慨万分:“阴险太阴险。”



“我倒是觉得佩利的脸也很不错啊,如果让他在门口露腹肌的广场舞...”帕洛斯勤勤恳恳的推荐:“开门前让他跳一曲就算没有对面吸引人也会有人慕名而来的。”



“驳回。”卡米尔面无表情的从比咖啡杯垫还厚的莎士比亚全集里抬起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可能性之后举手回答其可能性:“我们人手不够的。”




卡米尔是拉花小能手,雷狮负责咖啡制作,擅长经营计算的帕洛斯自然是收银员,身为唯一服务员的佩利要是去店门口尬舞了。先不说其他人会不会羞愧得掩面而逃,此刻只能殷切希望帕洛斯能多长一双手...或者说他满头的脏辫也和美杜莎一样好用。不过帕洛斯要是真的能这样,也不用佩利激情尬舞了,雷狮把他往门口一镇那个效果宛如世界奇观。




“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帕洛斯很严肃的哼了哼调子,听起来他对自己成为咖啡店招牌美杜莎还挺乐呵的。




雷狮一锤定音每个字咬得无比清晰:“把佩利留下来看店,对面开门了,我们去刺探敌情!”








雷狮后悔了,雷狮非常后悔。他们刚刚把自己包得像个粽子戴口罩戴墨镜看起来像是下一秒就要拿着一把加特林抢劫隔壁银行,仿佛跳着江南style一般华丽的跟在第一批客人的尾端。举步维艰畏畏缩缩正欲安然进场,就被刚刚擦完玻璃回来的安迷修一眼瞅出了雷狮,让卡米尔怀疑他眼力是不是堪比雷达还带biubiubiu射线的。于是他们就被安迷修热情的款待了,服务员艾比小姐将他们领到了靠窗的绝佳位置,三个人默契而充满尴尬的点了最普通的王牌珍珠奶茶,幸好安迷修已经回后台了,不然雷狮很难保证会不会忍不住碎窗而逃。艾比礼貌的微笑着写下一个珍珠奶茶x3,然后就扭头走掉了。



“老大,”帕洛斯说:“我们暴露了。”



卡米尔一边皱眉沉思一边把那顶厚厚的帽子摘下来:“不应该的,我们隐藏的绝对是万无一失了才对...难道佩利认不出来不能成为衡量的标准吗?”



雷狮则面无表情又相当麻利的把口罩摔在桌子上:“我想回去了,现在出门可以吗?”



然后三个人面面相觑还是不好意思没刺探成转身就溜,相望无言一片沉寂之后帕洛斯甚至有些怀念店里那只蠢狗的呼噜声了。幸好埃米没有让他们尴尬太久,很快他就端了三杯奶茶走向这个方向。



“你们的奶茶。”埃米是艾比的亲弟弟,不知道为什么和卡米尔关系很不错的样子。他笑了笑先是上了帕洛斯那杯,下意识的就想将离其他两杯比较远一些的第三杯想端给坐得比较近的卡米尔。



“等、等一下啊衰仔!”路过看了一眼的艾比有些慌张的比划了一下,发现埃米完全没有理解她的意思之后又开始当众挤眉弄眼。这下虽然埃米是反应过来了,可傻子才会反应不过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内情,眼看着埃米的手极速拐弯就把奶茶端给了雷狮,雷狮本人也是非常之懵逼。



“其实...先给卡米尔也是没关系的。”雷狮深刻反省是不是自己的眼神太凶了,欺负女孩子是不对的,于是他甚至有点想低头道个歉。



艾比看了看四周,发现安迷修并没有在附近之后小跑过来压低声音解释:“这杯其实是店长特意叮嘱我们给你的...总之我们的任务是完成了,你千万不要告诉店长啊!就当忘掉了,忘干净!”不给雷狮一句问话的机会,艾比拽着埃米就溜之大吉了,走之前不忘又回头比了个嘘的手势。



雷狮勉强理解了艾比的话,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那杯传说中由店长特别叮嘱给他的奶茶,说实在的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难道是多加了珍珠吗,他默默的环视了杯子底部一圈,好好的一杯奶茶硬生生被他看出了皇帝怕菜品里有没有下毒的样子。



然后试毒员卡米尔尽职尽责的点了点头,认认真真说了句:“大哥,失礼了。”就拔起自己杯里的吸管插进雷狮的那杯奶茶里吸了一口,续而他思考了一下,很笃定的下结论:“确实是不一样的。”



一心一意对付自己那杯珍珠奶茶的帕洛斯闻言也惊讶的和雷狮一起发出了“哎”的声音,他们实在是有些困惑。


卡米尔将他还没动过的奶茶推到雷狮面前,提议让雷狮自己试一口看看。雷狮一边怀着完全懵逼的心情一边喝了一口,一喝再一对比自己那杯,雷狮也感觉出了差别。



卡米尔的那杯奶茶口感更清一些,比起茶味更注重牛奶的甘甜,冰量也更足,其中可能使用了一些青柠檬作调味,使入口的奶茶带有柠檬的香气,但是又保证不盖过奶茶本身的味道。看得出制造者偏好柠檬的使用,机器摇匀的手法也使奶茶口感没有什么差异。



而雷狮这杯的入口明显更醇,口感更顺滑,茶味浓郁而不致于苦,将牛奶的甜度勾勒得恰到好处。大概是在其中融了一些巧克力碎屑,喝的时候巧克力和茶的涩就着冰块的清爽感非常令人满足,手法是人工摇匀,因为味道虽有些变化但是同样也让人工奶茶的质感完美体现,珍珠在冷澈的奶茶里更加紧实,香味比起第一杯有过之而不及。


这个味道雷狮并不陌生。


如果他没猜错,卡米尔那杯是安莉洁做的,她更擅长的是果饮类,喜欢使用大量柠檬。而雷狮这杯...是安迷修,亲自下的手。



雷狮叹了口气,向还在嚼珍珠的帕洛斯伸了伸手:“帕洛斯,你的笔和便利贴稍微借我一下。”




———————



我今晚就要把安雷吹爆(。)

评论(14)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