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

老号,偶尔上,不更新了
底线是亲友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瑞金/安雷】段子体-暗恋对象是他圈大佬(上)

梗源自网络,因为找不到地址没有要到授权,侵删。

安雷因素有,影响阅读(。混邪cp提及,但不存在任何描写。

现代pa,私设有,年龄操作。除金以外几乎都是专业作家设定,安迷修是画手。


我要困死了先随便一发,明天再改改顺便发中(。@皌轻° 


正文。





(1)


你瑞,事业有成,一表人才。性别男,性取向也男,至今摆脱不开牛奶的诱惑,十九岁,暗恋对象有,现充时间无。


明明箭头粗得像钢筋,奈何对方充耳不闻。



(2)


金是千里迢迢来找格瑞玩的。


准确的说,格瑞和金住得其实一点也不远,所谓千里迢迢就是两个紧挨着的城市,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


在这头的金发出第一百八十七次的“啊好想去找格瑞玩”的感慨之后,他亲爱的同居室友紫堂幻位于那头的家族里出了点小毛病。然后他以义正严辞的理由递交了个请假申请,心安理得的下来玩了。


然而一个凹凸市大得看不到边,除了一回家就忙得焦头烂额恨不得一命呜呼的紫堂幻,再除了无时不刻都在拉着安莉洁满商场跑的凯莉大小姐,金权衡再三,还是吧啦吧啦就打通了自家幼驯染的电话。备注是格瑞(。ì _ í。)的电话滴了三滴,突然就被接通了。


“格瑞!格瑞!是我!我来找你玩啦!”


金迫不及待的说。


“我没有失忆,”格瑞沉默了足足一分钟,然后以相当平静的口吻开口:“还有,金。”


“现在是半夜三点钟。”



(3)


格瑞真的有起床气。


上次雷狮深夜不慎拨通格瑞电话,格瑞秒挂之后雷狮以为这事就算过了,然后第二天他们就真人pk互掐了半个小时。


金还活着可能是因为他是金吧。



(4)


金怀着格瑞沉重的爱意而又浑然不知的走进了约碰头的xx咖啡厅,然后在沙发上扭动不安满心欢喜的期待着格瑞和雷狮的到来。


如果你要问,这关雷狮什么事,现在就来谈谈金异于常人的cp观。在同人大手矢量箭头太太的笔下和眼中,他机智帅气无坚不摧的竹马格瑞和同样机智帅气无坚不摧的格瑞私交好友雷狮根本就是天生一对。而且因为各种奇妙而诡异的误会,他无比确信格瑞和雷狮正在交往中,虽然连两个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有这码事。


没错,在全员皆腐的大潮里,金义无反顾的投身进了瑞雷世界,以手中的笔起誓给发小一个幸福世界。他接受了凯莉的循循教诲,下载lofter打开新世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练就一身好文笔,成功成为瑞雷圈镇圈之宝。


俗称矢量宝。


金一度觉得还不如叫他充电宝。



(5)


“格瑞!我在这里!”金兴奋地朝格瑞的方向使劲挥了挥手。



格瑞果然注意到了他,点点头意示收到,又比了个小声点的手势。金赶紧把嘴巴捂了个严实表示态度之诚恳,就差众目睽睽之下举起三指对天发誓。


“你准备搬来这里了吗?”格瑞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金,一边试图把沙发皱褶里的灰尘拍干净:“如果一时找不到房子就和我说,先来我这里住。”


然而金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暗示一样相当认真的澄清起来:“没有没有,我来陪一下紫堂,马上就得回去的。现在在这里是因为也帮不上紫堂什么忙,留在那也碍手碍脚,只好溜出来啦。”



“...是吗,这样啊。”格瑞的语气不免有些许遗憾。



金则是犹豫了一下,手指有些紧张的纠缠在一起,他躲躲闪闪的说:“话说格瑞…,”却又是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突然神秘兮兮地凑前来,格瑞清晰的看见他眼里稍微有些诡异的光。



“你怎么没把雷狮带来呢?”



(6)



这是什么套路?



对于格瑞来说他完全不能明白金脑内的前因后果。



按照套路来说,他就是一个勇者,金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公主,勇者救出公主顺势表白抱得美人归之后月下深情咪啾,这是正常套路。但是如果突然间公主在勇者面前自己一脚踹开了笼子门并且相当期待的对勇者说你怎么没把恶龙带来呢……这种线要不然就是编剧脑子有坑,要不然就是公主脑子有坑。



按这个条路走就是真人版勇者斗恶龙,偏偏这只恶龙还不能打死,不然就会有一个骑士跳出来教你什么叫圣光十字斩。而不能打死的恶龙是来干嘛的,你不能指望一个爬行类为你和公主的月下咪啾送上烟花爆竹,那这大概是来害死勇者的吧?



这篇的标题确实是瑞金没错啊。




(7)



带着满腔搞定幼驯染热血的格瑞勇者,在公主根本看不透的防御之下默默拨通了恶龙的电话。



以躺尸的姿势窝在骑士床上的拥有恶龙之名的雷狮一边接电话一边打哈欠。



“xx咖啡,速来。”



(8)



“雷狮,我确定,肯定,以及非常确定,你一定是刚刚睡醒。”格瑞平静的看着他。



“听起来很有道理...你怎么知道的。”



“你把安迷修的领带系在头上了。“




(9)



目睹了格瑞借了雷狮一条发带的金差点被杯子里的珍珠咽死。



而雷狮心惊胆战的戳了戳格瑞:“这是怎么回事啊?战况对我方好像并不有利?”



“我已经几乎把我想到的暗示全部说了。”格瑞习以为常又悲伤寂寞:“但是他依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还没搞定?“雷狮惊讶,“我以为你是来请我吃喜糖的,果然没这种好事。“



“我要是搞定了别说喜糖,你要当花童我都不说一个不字,还带上安迷修。”格瑞说。



“现在不管是安迷修还是花童都不重要。”雷狮沉痛的说:“他看我们的眼神越来越炽热了。”




(10)



“总之你就是金了,格瑞经常提起你。”




“原来你们一直待在一起?!”




雷狮觉得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赶紧解释道:“实际上格瑞一直想去找你来着的……“



金真诚的说:“你们可以一起来啊,我请你们吃水果布丁!”



雷狮觉得果然这对cp虐点在于情商。






—————

困困困困困

评论(22)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