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柒🌛

还活着。
亲友至上。
cn十柒=十七

头像是大本命日日树涉。

安雷双担洁癖
淡圈了

三木☆九木☆日尧,很重要。

绑画☞@🌜日尧,不许撩是我的。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短】论先表白定攻受的不可靠性

一个现代安雷掺杂一点凯柠的小甜饼,和题目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双向暗恋

大概是一个以为自己是攻然后被教做人的故事(。)

深夜短打质量可想而知

看个开心。




-----------------------------------


面对安迷修那个傻里傻气的头像再次在列表里跳动起来,凯莉充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是你今天第七次叹气。」安莉洁头也不抬的在她下铺玩游戏,她刚刚终于赢了凯莉一局,正是开心的时候。


凯莉一边戳开安迷修的对话框一边在床上反复翻了几个滚,看清内容之后还是忍不住向安莉洁吐槽了出来:「说得好安莉洁,这也是他今天第七次和我说雷狮了——他和雷狮绝对是我见过最难撮合的一对!」


安莉洁面无表情的把游戏机放下,上面写着一个毫不掩饰的WIN。她熟练的爬上凯莉的上铺凑近了屏幕翻记录,凯莉耸耸肩让了点位置给她靠着,一边翻一边给她科普人物关系表。


其实也很简单,安迷修和雷狮也是这个学校里无人不知的两个名人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互怼怼出名气还是因为名气开始互怼。总之在外表现得一副死对头样子的两个人,目前似乎是双向暗恋状态。


为什么要用似乎——是因为虽然没有官方石锤,但是凭着他们聊天里出现的词语的频率,凯莉以女子第一直觉如此断定道。雷狮的出现频率可能比骑士道还要多上几个,而笨蛋骑士的称呼则是稳居撸串之上第一名。


「你为什么不让他们私自沟通算了?」安莉洁翻了几页的记录,又把手机还给刚刚拆了一根新夹心棒棒糖的凯莉。而凯莉含糊的咬着棒棒糖摇头否决,而手机里雷狮的图标又亮了起来。


「看吧,安莉洁。既然都有这么多想对彼此说的话就去说嘛,我长的有这么像一个知心大姐姐吗?」


凯莉一边抱怨着一边点开雷狮的对话框,果不其然也是关于今天那个笨蛋骑士怎么样怎么样你觉得他是不是很讨厌我的牢骚,恋爱的人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凯莉哐哐哐敲了几个字回回去,敲完之后看到安莉洁一副思索的模样,拿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


安莉洁慎重的开口了:「你也许可以考虑让他们自己表白一下。」


「好主意,如果他们有格瑞和金那么好撮合的话我会把这个提议列入范围内的安莉洁。」凯莉吹了声口哨扬了扬眉毛:「那里只有格瑞一个傲娇要解决,而这里虽然没有傲娇但是比傲娇麻烦多了。」


安莉洁微微一笑:「比如让安迷修先沉默几天如何?」



雷狮觉得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最近他做了什么太出格的事了吗,似乎没有吧?不仅架也没打连课也没逃,安分了许多,为了多和安迷修相处他也是很努力的压抑了自己的本性。


而安迷修的态度却突然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从一开始和他打打闹闹气急败坏,吃个饭都能斗个嘴,变得开始爱答不理,连平时语调的音符都下去了几个百分比。用卡米尔的话来说就是「从安迷修变成了格瑞」。


雷狮有些纠结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对格瑞那个冰山可没什么兴趣。什么情况会让安迷修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认真的思考起来——如果是两周前的考试,自己确实打扰了他是自己不对,可这发作的也来得太迟了吧?安迷修的反射弧如果真的有这么长,自己也别暗恋他了,说个我喜欢你这家伙能懵一个月。


「老大你不用想那么多,安迷修或许只是没赶上昨天的小马宝莉。」对自己的海盗团好友们倾述了一番之后,帕洛斯安慰他。


「没看上一个动漫至于这么性情大变吗帕洛斯,」雷狮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他居然连我在他写作业的拍他肩膀都只冷冰冰的回了一句不要动我,这是安迷修吗,我是不是该找那个金发小子确认一下是不是灵魂互换了?」


「我觉得没那个必要。」卡米尔吃蛋糕的动作一缓,从草莓堆里抬起头来认真的比划了几下:「格瑞并没有变化,就目前来看也许是生气或者被什么刺激到的可能性更大。」


「老大你为什么要这么关心他,放他自生自灭不好吗?」佩利嘟囔。


「闭嘴佩利。」帕洛斯轻描淡写而又手速如飞的拿炒面面包堵住了佩利还打算继续发言的嘴。


雷狮则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似的试探性的反复念道:「刺激?」


靠。


雷狮悄悄在心里骂了一句,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样就是最糟糕的境地了,希望情况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不过安迷修一向温文尔雅脾气也好,如果不是这件事的话雷狮还真想不到他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


如果把范围定在这几天,能把安迷修改变成这样的因素并不多,把杂七杂八的排除,雷狮只能得出一个他可能已经察觉到的结论。是自己太明显了吗,雷狮不知道,按照卡米尔的分析来说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至于暴露的大纰漏,安迷修的发现对他来说实在是猝不及防。


最好的兄弟其实对自己有所图谋,任谁大概都不会开心,特别是在安迷修似乎还暗恋低一级的红发学妹的前提上。保持距离并慢慢疏远,再适合安迷修不过的方法,也像是他会做出来的,安迷修这个人该残忍的时候永远是残忍的,如果是在雷狮对他没有产生那么点想法的时候他一定会比他更坚决的中断这来路不明的情愫。


基本已经肯定是他知道一切的情况下,该怎么做,摆出一副你僵着我就和你一起僵着的劲不是他雷狮做得出来的事,而继续装傻也不保证他哪天就也爆炸了,雷狮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向粉色棒棒糖头像的人连发去了好几条信息。



海盗船:怎么办!安迷修是不是知道了?!


星月魔女:我也有点察觉,你们气氛不对劲啊,原来不是你告白了啊,什么情况?他知道了?


海盗船:如果安迷修知道了我是不是该沉默比较好。


星月魔女:哟,这可不像你啊!


星月魔女:这种时候不应该拼他个鱼死网破吗,反正都知道了。


海盗船:……你的意思是


星月魔女:直接表白如何/微笑


直接表白如何。


雷狮从小到大还真没跟人表过白,就他那个家世和脸一堆少女争着抢着往他身上扑。没想到根正苗红直了也十几年的人了就这么撞上个叫安迷修的枪口,不仅弯了个彻透还得赔上自己的初次表白。


喜欢就是喜欢上了吧,该认的得认该招的得招,该往枪口上撞个头破血流也是该。


而且就他收集的案例里来看,有个很明显的征兆就是,先表白的那方,通常,一般,基本都会是床上的攻。他雷狮还真就想逞这个英雄,反正比起安迷修那个彬彬有礼的性子,肯定还得是自己酷炫霸拽啊!


给自己打了个call之后他抽身离开了还没吃完的海盗团,卡米尔搅了搅蛋糕上的奶油,和帕洛斯交换了一个眼神,得到对方确定的回复之后只好默默的叹了口气,至少雷狮离开的背影还是很坚定的……大概。


找安迷修并不废力,一个帅哥无论走到哪里都有足够的视线关注力,就算她们都明白那副外皮底下的尬撩气息也一样。雷狮稍微搭话了几个看起来很激动的妹子就成功套到了安迷修去体育馆拿体育器材的信息。


很好,那还是个封闭空间,待会关个门谁也听不见,壁咚倒也方便,就是要留个硬汉的表白!


体育馆的路并不远,雷狮一进去就看到体育馆器材置放间的灯还亮着,他加快了脚步还能听见里面金属制品的磕碰声。


「安迷修!」既然来也来了就没有退缩的道理,不能退缩的事情当然是越帅气越好。雷狮很强硬的走进去反关上门:「我有事和你说!」


果不其然是安迷修,还是穿着体育服的安迷修,他显然对突然出现的雷狮有点吃惊的意味:「雷狮?你怎么在这?」


「我……来和你说个事情!」觉得气氛有点尴尬的雷狮咳嗽了几下,在几乎一闪而过的温软语气的安迷修下他差点忘记了来意,不过安迷修很快又恢复成了冷淡模式,小幅度的点了点头之后,用冷漠的语气让他说吧。


「这么说吧。」

雷狮一个大跨步向前堵住安迷修的出路,看着他有点微妙的神情,一边吞了吞口水在心里希望门锁好了一边伸出手狠狠的把安迷修壁咚在了墙角。


「本大爷就是喜欢你了,怎么样,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然后气氛诡异的沉默了三秒钟。在三秒钟之后安迷修低低的笑起来,雷狮可以确定他在笑,是那种很轻而很开心的笑。


「……我好高兴。」


「……哈?」


雷狮不由得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不管是接受还是拒绝他都在心里给自己打了底还不至于太失态。可这我好高兴算是哪门子的回答?


「我说,我好高兴,雷狮。」


安迷修把充满笑意的脸抬起来,不对,何止是笑意,简直是欣喜若狂:「没想到会是你先表白,我好高兴。」


重复了三遍。


雷狮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只好张牙舞爪的又重复了一遍。而且安迷修目前这个表情他真的看不懂,什么时候安迷修变成这种摸不透的性格了?


「你究竟答不答应?」


安迷修真的笑了,然后就是雷狮感觉身体一空手一松,还没来得及叫糟糕他就被安迷修反壁咚在了角落。平时怎么没感觉他力气这么大啊,雷狮在心里怒骂了几句,似乎也对答案有了几分猜测。


「我本以为会是我先忍不住的,不过既然是你主动送上门来——」


安迷修有些温热的气息扑倒他的脸颊侧和耳垂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他甚至能感觉到安迷修恶意的压低了声线,他如此重复着,然后雷狮就在这么一个糟糕的环境下被迫接受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吻。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雷狮有点自暴自弃的想着,好了,按照这个趋势走下去,他即将再次为了安迷修刷新记录,比如先表白却不是攻或者被比自己还矮的人压倒在体育器材室的墙角。


这个栽得,可是够彻底。


于是他配合着说道。


「把灯关了。」










--------后续 1


雷狮:「所以你根本不知道?!那为什么你态度突然变得这么冷漠!?」


安迷修:「咳咳咳……那是因为凯莉小姐说你也许更喜欢冰山型的,我太热情反而起反作用……」


雷狮:「……」(摸出手机)


安迷修:「你要干嘛?」


雷狮面无表情。


「约架。」





-------------

我已经好久没更新了(。)


掉粉的速度大概是每秒五厘米。不过我还有粉可以让我掉已经让我很开心了。


大家看个开心。


我的文笔已经退化到没有可以退化的地方了。

评论(26)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