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

老号,偶尔上,不更新了
底线是亲友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短】在密室里寻求解脱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名字是瞎取的
三木生日快乐!!@三木JONES 

私设有,凹凸大赛原背景
双向暗恋





「请说一句藏在心底最久最想对彼此说的话,便可逃离此房间。」

「务必真心。」

-----------------------------------

安迷修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因为雷狮嘲笑自己身高还没他高而打起来的一场意味不明的架,打到一半的时候就被突然响起的意味不明的声音吓了一跳,随着眼前视野一黑,什么机关启动,他和雷狮咻咻的掉进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倒是没有昏过去,和那些以前看的密室书籍不一样。安迷修有点庆幸的想着,然后环视四周,门的方位明确利落,试着旋了旋,旋不动。

一直观察着发生了什么的雷狮果然发出了啧的声音,安迷修看他脸色并不好,不过也可以理解,任何一个人突然被拽进奇怪的空间又发现门打不开都不会有好心情。所以不开心的雷狮示意让安迷修闪开点,最好是到墙角的地步。

安迷修倒也不想被过多耽误时间,按照接的任务时间完成计划来看,被雷狮耽误了一会之后如果这里再不能迅速的抽开身,心心念念的积分奖励就换不到了。虽然这种独处的时间确实让他心里有点痒痒,不过说出来恐怕雷狮绝对是要痛打他个几锤的。

雷狮举起了锤子,大手一挥锤子迸发出极强的力道和元力,一锤下去火光四射电弧星闪——然后厚厚实实的咚的一声,气氛立刻陷入无尽的尴尬之中。

没有元力,锤子实打实的砸上了那扇门,说实话安迷修也构想过门的材质是不是特意有调成可以控制住他和雷狮的程度。但是直接剥夺元力就非常让人束手无策了,这种事情参赛者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那就只能是那个最坏的猜想。

「……啧。」雷狮有点恼怒的踹了门一脚以表心情的恶劣,把失去了力量的雷神假锤放了下来之后他看了安迷修一眼,又扬了扬下巴点了点门的位置。

不用试,安迷修也知道自己的冷热流肯定是不能动摇这扇门半分了。他沉思了一会,说出了雷狮心知肚明却迟迟不想承认的最终答案。

「是【神之屋】,错不了。」

神之屋,凹凸大赛的一个独立机制,据说连丹尼尔裁判长也无法掌控的神的自行权。在神的领域里理所当然也顺理成章的,无法使用元力非常说得过去。据说每个屋子的考验不同,通过了就平安出去没准还能发现元力变强了,通不过就永远困着,鬼知道是什么下场。

「那也该有条件吧,」雷狮再次环视了四周,确确实实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可没接到任何信息。」

话音未落,安迷修就从自己脚边捡起了一张纸,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之后,他们总算搞懂了这个屋子的性质。

【真话之屋】。

机械而且冰冷的标准系统音,随着纸片被阅读完毕的最后一刻准确出声。

「请说一句藏在心底最久最想对彼此说的话,便可逃离此房间。」

「务必真心。」

-----------------------------------

「好吧,恶党你得承认,没有其他办法了。」

眼睁睁看着雷狮闹了三分钟拿锤子砸了门不下几十次之后终于冷静下来,安迷修趁机插话,不出意料的雷狮瞪了他一眼,哼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那你先说啊,笨蛋骑士。」

安迷修愣了一下,迟疑的说:「我先……?」

「既然是都要说,前后没关系吧,要我说的话肯定是觉得你烦。」

安迷修挠挠脸,冷汗从发间不住的滴了下来,说真心话这种事情倒是听起来容易,也算是运气好撞到一个这么轻松的屋子了,可是偏偏对方是雷狮——如果这个屋子真的如传闻中是为神所控,洞悉内心的本事肯定是不在话下的。这就是最糟糕的发展了,安迷修宁愿单枪匹马上刀山下火海,那句话藏得太深,谁都不知道说出来会怎样。

偏偏雷狮极其不自觉,依然用一种你倒是说说看啊的态度挑衅的看着他。如果可以他真不希望这句话要在这种情况下被说出来……不,不如说他根本不希望这句话诞生在他嘴里,就和发芽感情的时候一起扼杀了才好。

只能寄希望以房间了,悄悄深吸了一口气的安迷修故作镇定的说出了:「当然是讨厌啊,无恶不作的恶党最讨厌了吧。」

啊,不是这句。

看到对面的雷狮垂垂眸子发出相当敷衍的单鼻音,似乎是「啊我就知道」之类,安迷修甚至觉得雷狮有些低落,他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

「驳回。」

系统的声音。

「还、还会被驳回的吗……」安迷修的猜想被证实了,终于还是忍不住嘀咕了几声,这样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啊。

「不够真诚或者根本就是假话,都会被驳回。」

系统似乎很善意的提醒着。

「为什么不说真话啊你,」本来还在有些低气压的雷狮却突然有些凶巴巴了起来:「直接说啊,我还想出去呢。」

被直接拆穿的安迷修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稍微为自己争辩了一下:「就算你这么说,确实是真心话的啊……」

雷狮翻了个白眼,安迷修有点委屈的发出了呜啊的声音。

「那就……其实觉得恶党你偶尔也会有可爱的一面——不要拿锤子啊!稍微冷静点?!拜托!?」

「太恶心了。」雷狮面无表情。

「驳回。」

「居然连这种时候都不说真心的吗!我掐死你啊安迷修!你是故意来浪费时间的吧!?」雷狮冲上来就想抓住安迷修领带摇晃。

「才不是啊,所以你那么急为什么你不先说啊!」安迷修挣扎。

「少废话,你再不说真心话我就掐死你啊——」

安迷修艰难的从雷狮的魔爪下逃出来,被雷狮一脸杀了你的状态吓了一跳之后安迷修举起双手下意识就愤怒的回复道:「所以说了喜欢你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说出来啊!」

……啊。说出来了。

安迷修看到雷狮一瞬间变了的脸色时终于感到了绝望,一不小心就说出口了啊!他现在只想揪着自己的衣领打自己几拳,最好能把自己打到断片失去这段记忆才好。

安迷修你是个笨蛋吗!是笨蛋吧!

只能寄希望于这个笨蛋系统了——

系统滋滋的:「通过。」

安迷修:「……」

拳上加拳呢。

「……」得到确定答案之后雷狮反而陷入了沉默。

「不、不是,恶党你冷静听我解释啊!」安迷修努力想要让自己减轻一点罪罚,但是他心里明白,系统都这么说了,挣扎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可是就算这样也不想被恶党绕路走啊……被骂好恶心也好被怒目而视也好,即使被讨厌自己也能装着不知道继续注视他,唯独再也见不到雷狮这种事情。

就这样结束的话,很不甘心。

在一片安静中雷狮抬起头来。

「我也是。」

「哎、哎……?!」

「我是说——我也是啊!」

面对着雷狮的脸红和有些小颤抖的语气,系统给出了通过的决定。过来拽住了安迷修领带的雷狮有些急促的喘息着,把温热的气息喷到了他的脸颊上。

安迷修则是在大门的咔嗒的打开声中用同样颤抖的语气轻声说。

「雷狮,你别看着我啊。」

「如果你再这么看着我的话……我怕我会忍不住做出很糟糕的事情……」

「抱歉……亲一下,一下就好。」

啊,超后悔了。

亲完之后就被这个179的禽兽扑倒在凭空出现的床上的雷狮在一片旖旎气息中十分后悔的想着。

然后跟着自己的走神身上的人稍微摆弄,雷狮的齿间开始碎溢那些无法抑制的令人害羞的喘息。

「混蛋……你倒是……慢一点啊!」

啪叽,一巴掌呢。



------

真心话!!

我爱三木!!

(我真的很想开车可惜能力有限完全是辆破三轮啊!!)

(啪叽是打脸的声音啦)

评论(11)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