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柒🌛

还活着。
亲友至上。
cn十柒=十七

头像是大本命日日树涉。

安雷双担洁癖
淡圈了

三木☆九木☆日尧,很重要。

绑画☞@🌜日尧,不许撩是我的。



兔子窝,我爱他们每一个❤

【安雷//超短】困倦

白菜生日快乐!!

虽然已经和柯一蛋糕接了文!
还是想自己再给白菜写个段子ww
日常表白白菜er!@白菜君 
是个短短的小甜饼
想写个在彼此身边就能安心的安雷但是毁了(。)



雷狮受了伤。

在深夜时他突然睁开昏昏沉沉的眼睫,在那之前连卡米尔和佩利焦急的呼唤也未曾颤动过的,在帕洛斯和卡米尔商定完点开了医疗器械兑换栏的时候也没有为之给予过一丝细弱的安慰。

他受了伤,不重,只是累。

雷狮在混沌的大脑中重复回想以前的事情,不是因为伤感和温存,只是确认自己的记忆和大脑没有受损。肘部折磨严重的伤口也完好如初,猜到卡米尔使用了积分之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有异常,除了身上还缠绕着绷带和一些隐约的疼痛,雷狮毫无留恋的从床上爬起来穿好换洗的卫衣。他没有一点困意,在卡米尔他们禁闭的房门前轻声道了谢,终于还是自己推开了海盗团暂居的营地。

是浓而不散墨蓝深邃的一片星空,他曾听有人说过,说他的眼睛是星辰大海凝融成潭,可雷狮只对这个说法自知冷暖。他的眼睛里既没有星辰也没有什么大海,他曾是个被牢笼囚禁的孩童,没见过什么浩瀚银河和无际长空,现在他是只暴虐缠雷的狂狮,在舔舐指爪残血和伤痕下喘息。

他知道真正拥有那片纯净的人正在不远的草地上修整息怠,也知道自己所求为了何。

「我不是来打架的。」雷狮站在草地的边缘对一脸警戒的安迷修松松垮垮的举起双手:「让我过去呗,安迷修?」


安迷修沉声开口,他的眸子在冷热流的锋辉下也迸发出锐利的刀剑似的清光:「骑士不会相信恶党的妄言,如果说是安全,我相信你的海盗团比我这里更加安全。」

「可你比他们都强,」雷狮无所谓的摊摊手:「不是吗?」

对于恶党突如其来的夸奖,安迷修的反应比挑衅甚至更慢,几乎是过了好几秒安迷修才不可置信的重复扫视他,是、是吗这样不好意思的呢喃了几句之后安迷修忍不住有点满足。鬼知道这股满足是从哪来的,虽说毫无源头但安迷修也无心去纠葛了。

「借坐咯。」

雷狮毫不犹豫的跨步进了骑士的攻击范围和基本领地,安静的躺在比起床完全没有丝毫可取之处的草地上。草根很刺雷狮对泥土的清爽气息也没有什么嗜好,大概还要脏点硬点,也不知道安迷修是怎么适应的。

「你不睡吗?」雷狮对坐下来在身边抱着冷热流养神的安迷修轻声说。

「总不能让你被偷袭了吧……我好歹是个骑士,你困了,现在不是你战斗的时候。」安迷修没有睁眼,只是默默的向雷狮解释:「今晚我会守着。」

「……啊,那就——辛苦了。」

雷狮也不客气,侧了个身,他在昏沉的月光下,硬邦邦的草地上,在自己死敌的身边和他白衬衫上柔缓的香气里闭上眼睛。

睡不着的吧,他如此想着的下一刻。

他终于困了。

评论(7)

热度(87)